夢入洪荒 作品

第121章 狂懟賈連慶【加更】

    

適。你可能不知道吧?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過山村甲肝疫病事件,其核心人物就是站在大家麵前的這個李天逸,就是他不顧生死深入過山村,一邊安撫民心一邊著手調查,最終將差點波及全市的甲肝疫病風險直接撲滅,而他也差點因為感染甲肝疫病而死亡。尤其是在調查301公路事件過程中,他先是遭受威脅不讓他繼續調查,後是被人差點打死,但是他依然沒有向那些囂張的腐敗分子妥協,最終將整個事情調查清楚,而在把材料送往市裡的途中,他...市紀委小會議室內,李天逸、吳誌宏、王浩三人麵對麵的坐下。

吳誌宏和王浩都是李天逸的老熟人了,當年查301公路案的時候,兩人就是李天逸的助手,這次,李天逸毫不猶豫的選擇兩人作為他這次調查問題線纜的助手。

此刻的兩人已經全都是副處級級了。雖然級別比李天逸要高,但是在李天逸麵前,兩人卻並沒有擺譜,相反的,全都表現得十分低調。因為他們知道,李天逸雖然級別低,但是智商高。

很多時候,李天逸能夠從他們意想不到的角度去把事情搞定。

吳誌宏問道:“天逸,我們接下來應該如何查案?”

李天逸笑道:“這次的案子說好查,其實也很好查,我們隻需要找到驗收檔案,看看上麵都有誰簽字確認,然後逐個展開訊問即可,每一個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上驗收檔案上簽字的領導都要逐一訊問,並逐個追責。

但好查隻是表麵上的,這次調查的難度難度其實非常之大,首先,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涉及到了市政府的相關領導,所以,我們要直接麵對的對手是市政府的領導,甚至是副市長這個級別的,人家可是副廳級幹部,你們哥倆級別最高,但也不過才副處級,要想和副廳級領導交手,難度非常之大。”

“沒錯,負責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的是現任常務副市長顧俊明。人家可是市委常委,所以,我們要想和他約談並調查,難度非常之大,而且如果要調查他的話,至少需要省紀委出麵才行。”吳誌宏說道。

李天逸搖搖頭:“這次的事情陳書記已經向省紀委彙報了,省紀委那邊的意思是先讓我們查著,如果我們查到了重要線索,需要省紀委出麵了,省紀委自然會出麵的。”

事情的發展,總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就在李天逸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圍繞問題電纜事件,再次出現了新的變化。

問題電纜凱假奧的總經理楊長明突然召開了新聞釋出會,在這次新聞釋出會上,楊長明跪在地上,當著所有記者們和攝像機的麵前,向鳳凰市的老百姓賠禮道歉,表示這一次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問題電纜事件他是罪魁禍首,此事和其他人包括弘信集團之間沒有關係,弘信集團是按照正常採購流程從他們公司採購的電纜,而他由於受到下屬的矇蔽,並不知道下屬對於電纜採取了偷工減料的方式,最終導致電纜質量出現了問題,他願意承擔相應的責任。同時,他還表示,地鐵驗收過程中,他們事先安排好了合格的電纜給驗收組去驗收,所以驗收組也是被他們公司給矇蔽了。因此,此事和驗收組也沒有關係。”

一石激起千層浪!

如果按照楊長明所說的,整個問題電纜事件的核心責任全都在凱假奧電纜一方,和其他方麵沒有任何關係。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李天逸他們這個調查組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這個時候,市委那邊已經有聲音傳了出來,說是有人已經開始給賈連慶提出意見,要求市紀委方麵暫停調查了。雖然隻是傳聞,但是,李天逸他們的調查還是受到了影響,原本一些願意接受他們問詢的幹部在知道這個訊息之後,原本越好的問詢計劃立刻被對方給取消了。對方表現出了不配合的態度。尤其是鳳凰市現任鳳凰市市政工程管理局局長林波濤,直接裝病住進了醫院。如此一來,李天逸他們這邊的調查幾乎陷入了停滯狀態。

然而,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楊長明召開了這次新聞釋出會的當天晚上,他直接留下一封遺書,跳樓自殺,在遺書中,在再次強調了自己所犯下的諸多罪行,他幾乎把所有責任全都扛了下來,而與此同時,凱假奧電纜的一個品控主任直接投案自首,表示一切都是自己在操作。

第二天上午,賈連慶立刻召開了市委常委會。李天逸列席會議。

賈連慶看向劉曉寧說道:“對於楊長明事件,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賈連慶話音落下,蘇鴻達立刻說道:“曉寧同誌、可諫同誌啊,關於問題電纜的事情,楊長明已經代表凱假奧電纜方麵承認了所有問題,而且留有遺書一份,另外凱假奧電纜品控主任也承認了自己的問題,我看市紀委那邊的調查是不是可以收手了?畢竟,真相已經完全清楚了嘛,沒有必要在繼續調查下去了吧?”

劉曉寧微微一笑:“鴻達同誌,不如我們聽一聽李天逸同誌的意見如何?”

賈連慶點點頭:“好,那就讓李天逸說一說。”

會議室內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列席位置上的李天逸的身上。

李天逸沒有任何怯場的意思,直接看向賈連慶說道:“蘇部長,我認為,市紀委的調查不僅不應該停止,反而應該加大力度,繼續展開深度調查。”

蘇鴻達眉頭一皺:“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天逸道:“蘇部長,我現在想要請問您幾個問題,如果您可以合理解釋這幾個問題,能夠讓我心悅誠服,那麼我可以收回我剛才所說的意見。第一,我想要請問您一下,這個名叫楊長明的人到底是不是凱假奧公司的真正老闆。”

蘇鴻達皺著眉頭說道:“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楊長明就是凱假奧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長兼任總經理。這沒有任何可以質疑的。”

“那好,我說第二個問題。根據我們調查得到的資料顯示,楊長明雖然從公司一成立的時候就是凱假奧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但是,在楊長明成為凱假奧公司法人代表之前,楊長明隻是鳳凰市三山鎮多木村的一名普通村民,根據我們前往多木村的摸底情況顯示,楊長明在前往鳳凰市擔任凱假奧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之前,在村裡的時候,他是靠種地為生的,家庭年收入不過才8000元左右,在整個村子裡隻屬於平均水平。

那麼我的問題是,他一個普普通通的種地的農民,何以會成為凱假奧公司的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他有這個能力來操盤這麼大的一個技術型企業嗎?而且,凱假奧公司的註冊資本為800萬元,那麼請問,他一個普通的農民,去哪裡找來800萬註冊資金?

我的第三個問題是,根據凱假奧公司官方網站上顯示,他們的業務絕對不僅僅限於我們鳳凰市的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還涉及到其他省市的一些地鐵專案,甚至包括一些大型國企的電力線纜供應,尤其是和鐵路、軌道交通相關的一些大型國企更是他們的主要客戶。

那麼我想要請問,憑藉他楊長明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如何能夠在短短七八年之內,把生意做得這麼大,做得這麼深?尤其是直接做進了軌道交通係統、鐵路係統,你可以說他有能力,這樣的人很多,但是,一個人就算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把人脈關係拓展得那麼厲害吧?”

隨著李天逸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丟擲來,賈連慶已經無法繼續回答了。

然而,李天逸的問題並沒有停止:“蘇部長,根據我們之前聯合調查組的一些調查結果顯示,凱假奧公司生產的其他型別的電力線纜也幾乎全都不合格。但是呢,偏偏他們生產的產品擁有全套的產品質量檢測合格證明材料,甚至還獲得了華夏馳名商標的認證,那麼我就好奇了,他們這樣大批次不合格的產品為什麼能夠獲得產品合格認證的呢?

質量檢測機構可以說他們送檢的時候產品是合格的,這個理由解釋的通,那麼我的問題是,作為質量檢測評估機構,他們應該有著完整的檢測評估流程,不可能完全隻透過送檢產品來確定產品是否合格的,他們至少應該隨機、不定期抽取凱假奧的產品進行檢測,以此來確定他們的產品質量是否合格的。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凱假奧的產品透過質量合格檢測了。

所以,要想做到這一點,沒有足夠的人脈關係,沒有足夠的商業和官場運作,是絕對無法實現的。

那麼我想要請問,楊長明作為一個一直在種地的普通農民,他何以有如此巨大的能力來運作這麼精細的事情?”

李天逸說道這裡,稍微頓了一下,讓現場的領導們好好消化一下,等了一會兒,這才又接著說道:“蘇部長,我的問題還不止於此。尤其是楊長明先是召開新聞釋出會,把問題電纜所有的責任全都攬到他的身上,然後跳樓自殺,留下遺書繼續把所有責任攬到他的身上,這纔有了我們這次常委會。

那麼我想要請問,他不過是一個電纜生產公司,他有什麼能量可以左右弘信係統整合公司?他們和弘信係統整合公司之間隻不過是簡單的商業合作關係,他憑什麼要把責任攬過去?還有,他憑什麼說他可以左右最終的二號線和三號線的最終驗收?他不是在開玩笑嗎?就算他想要幫助那些問題電纜事件中涉案的腐敗官員承擔責任,他承擔得起嗎?

如果您蘇部長真的要以這麼簡單的藉口停止紀委繼續調查下去,我想要問問,您認為,這個理由可以服眾嗎?您信不信,隻要這個訊息在網上傳播出去,您蘇部長的大名立刻名聞天下?”寒光。一個多小時後,在趙金波的組織動員和有心安排下,鳳凰市市委大院內關於李天逸要再次赴約的事情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對於這次五大秘書擺宴,可謂眾說紛紜,有人說五個人是想要報復李天逸,有人說雙方要握手言和,還有人說這是李天逸的陰謀,不一而足,但是,整個事情卻已經盡人皆知了。有人說李天逸肯定不敢去,有人說李天逸上次敢去,這次肯定也敢去。這個資訊很快就傳到了市長劉曉寧的耳朵中。劉曉寧立刻把李天逸給喊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