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20章 瘋狂的決定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給出的藉口和說辭實在是漏洞百出,相反的,李天逸給出的反駁的理由卻偏偏各個可以站得住腳。姚天福聽完之後,卻突然反擊道:“李天逸,你好口才啊,你剛才的話說得貌似有道理,但是你卻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那就是你這個人最擅長的是喝急酒,你小子一上來就要了12瓶二鍋頭,用言語逼著我們每個人先跟你喝了一瓶酒,你小子倒是沒事,相反的,我們不擅長喝急酒,所以,我們一下子就倒了兩個,然後你採...李天逸從陳可諫那裡接下了調查組常務副組長之後,身上的擔子一下子就沉重了起來。

好在對於此事,劉曉寧市長給予了大力支援,讓李天逸放手去幹。

李天逸先拿到了每個參與調查單位的人員名單,並抽調了一些他比較感興趣人的檔案材料,最終,他從每個單位選擇了2人作為調查組成員。

至於電纜問題專家,李天逸吸取了上次的教訓,直接從燕京市聘請了三位第三方中立的電纜問題專家。

經過兩天詳細而認真的調研之後,李天逸聘請的這三位專家給出了一個讓李天逸看了之後都感覺到十分瘋狂的建議,立刻停止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的執行,立刻更換全部線纜!

李天逸聽到這個建議的時候,眼睛瞪得大大的:“三位專家,你們的建議太令人震驚了。”

一位來自中科院的專家表情嚴肅的說道:“李天逸,我們非常清楚我們的建議很難令鳳凰市市政府接受,其實,上次那些專家的調研結果也沒有多少問題,我們的調查引數和他們的調查引數相差不多,但是,標準就是標準。雖然凱假奧公司提供的1500V動力電纜的質量比起其他電纜來要好得多,但是,頂多也就是達到國標的90%,並沒有完全達標,雖然繼續使用下去短時間內不會出現問題,但是,不要小看這10%的標準差額,因為誰也不能保證就因為這小小的一點標準差額,導致嚴重的地鐵事故。這個責任,我們這些專家承擔不起,你們鳳凰市也承擔不起。所以,我們建議,立刻停止二號線和三號線執行,重新更換所有電纜之後再執行。”

李天逸聽完之後,沒有絲毫猶豫,點點頭說道:“好的,謝謝各位專家,我立刻向劉市長進行彙報。”

隨後,李天逸徑直來到劉曉寧的辦公室,卻看到市紀委書記陳可諫也在劉曉寧的辦公室內,他立刻笑了:“陳書記,您也在啊,那正好,我現在把我們的調查結果向二位領導先彙報一下。”

等聽完李天逸的彙報之後,劉曉寧和陳可諫全都嚇了一跳。

“二號線和三號線停止執行?這可是一個大事件!要知道,二號線和三號線可承擔著鳳凰市公共交通百分之30%的負載量,如果他們一旦停運,那麼鳳凰市的交通很有可能會陷入擁堵狀態!”陳可諫說道。

“天逸,對於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如果停運,新聞釋出會你打算如何宣佈?”劉曉寧問道。

“劉書記,我認為,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必須停運,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我們就這樣簡單直白的宣佈停運,那是絕對不行的。因為一旦停運,肯定會引來老百姓的強烈不滿,而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引導老百姓情緒的宣洩。”

“如何引導?”劉曉寧問道。

“請紀委部門啟動最嚴的追責機製,以問題電纜為線索,一個點一個點的、一個線索一個線索的展開回溯追責機製,我們要從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驗收報告為起點,一直追蹤到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的招投標,甚至要追溯到問題電纜製造商凱假奧公司為什麼質量那麼差的產品卻能夠獲得質量檢測合格報告,為什麼能夠獲得華夏馳名商標?等等,所有涉案人員必須要全部到案!”

聽到李天逸的建議之後,劉曉寧看向陳可諫,陳可諫眼神中露出兩道寒光,緊緊握住了拳頭,咬著牙說道:“劉市長,這事情我們市紀委幹了!不管涉及到誰,嚴查到底,絕不姑息!”

劉曉寧道:“你不要忘了,還有賈連慶那邊……”

陳可諫咬著牙說道:“賈連慶那邊又怎麼樣?我就不信了,隨著宣佈停止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的執行,他還敢在我們市紀委調查追責上嘰嘰歪歪,如果他真的敢胡亂乾涉的話,我直接向省紀委打報告,請省紀委派人來協助調查。劉市長,你想想看,這可是總投資300多個億的地鐵專案啊,現在僅僅是電纜一項上就出現了這麼多問題,那麼其他事情上會不會出現質量問題?為什麼問題電纜事情這麼嚴重卻可以透過驗收,是誰負責的驗收?驗收報告是誰簽字的?這些不追查出來,我們何以向因為地鐵停運而生活受到影響的老百姓交代?我們如何向那些納稅人交代我們花了他們的錢建造的豆腐渣工程地鐵是怎麼造出來的?誰應該承擔這個責任?”

“好,我支援你!這事情立刻上會討論!”劉曉寧說道。

“好,立刻上會,李天逸,你跟我們一起去!我看,這次事情,還是要由你來唱主角啊!”

李天逸立刻感覺到頭皮有些發麻,但是卻鬥誌昂揚,微微一笑:“好,沒問題。”

隨後,三人徑直找到市委書記賈連慶的辦公室,李天逸向賈連慶彙報了專家建議之後,賈連慶也嚇了一跳,隨後,劉曉寧和陳可諫表達了支援專家意見並展開嚴厲追責機製的意見,要求召開常委會討論此事。

賈連慶沒有敢耽擱。雖然他為官強勢,但卻分得清輕重緩急。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耽擱。

常委會上,當李天逸再次彙報了調查結果之後,劉曉寧和陳可諫分別表達了他們自己的意見。

等陳可諫說完之後,宣傳部部長蘇鴻達皺著眉頭說道:“陳可諫同誌,我認為你們市紀委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地鐵停運這個我沒有任何意義,但是,你展開大範圍的回溯追責,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呢?

我們可以肯定,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其中肯定有問題,但是不可能所有的幹部全都腐敗掉了吧?隻需要找出關鍵幾個負責人,嚴肅處理一下,我們就足以對老百姓有所交代了。如果你把所有涉及到此案的人全部都處理了,以後誰還有心情去做具體的工作?我們不能讓同誌們幹事了還要寒心啊。否則的話,以後的幹部可就不好帶了。”

“鴻達同誌說得沒錯啊,我不否認我們的幹部隊伍中存在腐敗分子,但是,我們也不能因為出現了這麼一個問題電纜事件就要否定我們全部同誌吧?那樣的話,今後誰還願意盡心盡力去做工作?”市政法委書記郭炳達立刻附和著蘇鴻達的意見說道。

陳可諫直接懟了回去:“蘇鴻達同誌,郭炳達同誌,我想要強調的是,我並沒有要全部否定我們所有的同誌,我的意見非常明顯,要以這次地鐵線纜事件為出發點,對責任進行追溯,誰應該承擔責任就誰承擔責任,我們不會搞擴大化,更不會憑空誣賴人和冤枉人,對於這一點,我相信我們市紀委還是做得到的。而且我相信大家都應該非常清楚,出現了這麼嚴重的質量事件,恐怕這一次我們鳳凰市又要名聞中外了,以我的經驗來判斷,每一次市政府專案中,嚴重的質量事件的背後,總會有一波蛀蟲,所以,我們市紀委這一次就是要把這一波的蛀蟲全部挖掘出來,不管涉及到誰,絕不姑息!也隻有如此,我們才能向鳳凰市人民交代,向省委省政府交代!這個問題上,我們市紀委決不退讓妥協!我認為,隻要我們依法辦事就足夠了!我們希望能夠獲得市委的全力支援,而不是阻撓!如果真的有人阻撓,我們直接上報省紀委!”

陳可諫的這番話可是有些重了。他的態度非常強硬,你蘇鴻達不讓我們調查我們也要調查,這是我們市紀委責任範圍之內的事情。而且如果他們真的設定障礙,那就是阻撓。他就要上報省紀委。

一旦省紀委對此事高度重視,那麼很有可能會追究阻撓者的責任。

這種情況下,其他人誰也不敢再表示反對意見了。

最終,劉曉寧說道:“賈書記,我們還是舉手投票表決吧,並且這次投票表決必須要記入到會議記錄之中!”

劉曉寧這一手比較絕!

寫入會議記錄。那麼也就意味著,誰投反對票,那麼就要承擔歷史責任了。

於是,投票的時候,雖然蘇鴻達和郭炳達有些異議,但最終還是舉手錶示贊同了。全票透過。

這時,陳可諫再次語出驚人:“各位,對於我們市紀委調查組的成員組成,我打算我親自擔任調查組組織,並推薦李天逸擔任常務副組長。”

蘇鴻達眉頭一皺:“陳可諫同誌,李天逸好像不是你們市紀委的人吧?讓他負責調查,於程式不和吧?”

陳可諫微微一笑:“蘇鴻達同誌,我們市紀委的工作作風還是比較開明的,我們一向講究不拘一格用人才,李天逸雖然不是我們市紀委的人,但是,在上次301公路案的調查過程中,李天逸能夠頂住巨大的壓力,最終調查清楚了整個事件,已經獲得了我們市紀委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共同認識,雖然他不是我們市紀委的人,但是已經被我們視為我們市紀委的編外紀委人員,我們希望能夠藉助他聰慧的頭腦和堅強的原則性來幫助我們市紀委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我相信劉曉寧市長不會不同意我們暫時借用李天逸一段時間吧?”

劉曉寧微微一笑:“301公路案件時我當時是市委書記,對於李天逸同誌的能力,我是非常認可的,既然你們市紀委要借用,我沒有理由阻止,不過如果李天逸耽誤了你們的工作,可不要找我算賬。”

“不會不會,我們市紀委對李天逸有信心,蘇鴻達同誌,劉曉寧市長已經同意了,你不會有什麼意見了吧?”

蘇鴻達冷哼了一聲,低頭端起茶水不再說話了。

賈連慶看到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知道再無挽回的可能,便冷冷的說道:“事情就這樣定了吧,散會。”

散會之後,賈連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立刻給趙弘信打了個電話:“弘信啊,問題電纜事件風雲再起,官場之上反腐旋風即將爆發,你自己好自為之。”

說完,賈連慶結束通話了電話,點燃一根菸,在辦公室裡來回來去的踱步。

事情發展到今天,他突然意識到,自從李天逸到了鳳凰市之後,雖然他一直掌控著鳳凰市的大局,但是總感覺處處都有些滯澀,尤其是隻要有李天逸出現的地方,他總會和劉曉寧在區域性的較量中處於下風,這個李天逸是不是可以考慮把他從鳳凰市搬走呢?

李天逸散會之後就開始忙碌起來,畢竟,一旦追責行動展開,那麼不管是他也好,甚至調查組的人員也好,隨時都有可能麵臨生命危險,有些人為了自保,很有可能會採取極端行動。

所以,做好各種應對準備是必須的。

然而,李天逸並不知道,就在他緊鑼密鼓的準備展開調查追責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琢磨著他了。要激烈!誰敢動我母親一根汗毛,我和他死拚到底!因為,那是我的母親!在親情和尊嚴麵前,任何事情都必須退讓!”劉曉寧點點頭:“李天逸,你說得好,這纔是一個真正的男人!我必須要為鄭祺的行為點贊!或許站在官員的立場我們不應該這樣做,但是,作為一個大寫的人,我們應該這樣做!百善孝為先,如果看到母親在自己麵前受辱而能夠無動於衷,那是畜生!”這時,李天逸聲音低沉的說道:“市長啊,我認為,我們可以姑且不論法院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