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14章 生死時速

    

市功臣的啊!你看看外麵那些鄉親們吧?這就是這位小同誌的分量!這就是民心啊!什麼叫走群眾路線,這纔是真正的走群眾路線!而你們,竟然這樣對待一個如此受老百姓愛戴的人物,你們可以啊!我佩服你們!”說完,趙汝鵬直接走出了病房。來到走廊裡,看向走廊兩側的過山村村民深深鞠躬,充滿悲慼的語氣說道:“各位鄉親們,對不起,是我們調查組來晚了!是我們環保廳沒有能夠及時發現這個海鮮加工廠的存在,沒能及時阻止甲肝疫病的傳...李天逸注意到,後麵的確有一輛車亦步亦趨的跟隨著。

李天逸的眼睛微微眯縫了起來,說道:“周哥,你開車的時候注意一些,我估計後麵那輛車未必是重點,他們應該僅僅是對我們起到跟蹤定位作用的,我懷疑危機在前麵。”

周小強點點頭:“李秘書,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一邊說著,周小強一邊調整著汽車的位置,確保汽車隨時隨地都有可以迴旋的餘地。

李天逸轉過頭來,冷冷的看著吳德亮說道:“吳德亮,你自己回頭看一看後麵一直跟蹤著我們的那輛車吧,我估計他們都是衝著你來的。”

吳德亮冷笑著說道:“李天逸,別跟我來這一套,你們這套把戲都是我玩剩下的,不外乎是想要給我施加心理壓力逼著我快點交代問題罷了,不過我跟你說啊,我還真不知道你所說的那個幕後指使者到底是誰……”

雖然嘴上這樣說,吳德亮的眼睛還是想著倒車鏡和後視鏡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完之後,他的臉色有些鐵青,心中惴惴不安,嘴上卻不肯鬆口。

李天逸看到吳德亮死硬著不說話,嘆息一聲說道:“好吧,你不願意說我們也不勉強,等你到了省會之後,自然會有省公安廳的人親自對你進行審訊。”

李天逸話音剛落,就感覺到車身猛的向前竄去,隨後車身猛的一個剎車、原地垂直調頭轉向,向前加速。

原來,前麵是一個十字路口。就在剛才,一輛大卡車突然從他們身後左側加速向著他們這輛汽車撞了過來。

好在周小強一直注意著後麵的情況,看到這輛大卡車之後意識到問題,立刻加速,在十字路口突然來了一個緊急調整方向,改變原來直行的行駛方向,向著左側行去。而那輛大卡車直接撞上了路邊的一顆大樹,將大樹攔腰撞斷。

車內,所有人全都東倒西歪的,尤其是李天逸,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弄得心臟差一點從胸腔裡跳出來。

吳德亮也嚇得臉色蒼白,如果剛纔不是後麵的兩名警察牢牢的抓住了他,他差點沒有被甩到前麵去。

周小強故意在轉過頭之後微微停頓了一下,開啟車窗,說道:“李秘書,你看,那輛大卡車撞樹上了,看那力道,明顯是要把我們撞死的節奏。”

李天逸點點頭:“換一條道路,我估計如果按照之前的道路過去,很有可能路上還有埋伏。”

周小強點點頭,突然向右側看了一眼說道:“李秘書,你說得沒錯,那邊有車輛已經追過來了。”

說完,周小強腳下油門狂踩,汽車一路疾馳向前狂奔。

後麵,三輛汽車緊追不捨,其中兩輛車是悍馬車。

看樣子,同樣是執行埋伏的車輛。

李天逸冷笑著看向吳德亮說道:“吳德亮,今天我們救了你算是倒了黴了,一路上都要被人追殺,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活著把你帶到省城啊。”

王亞倫猶豫了一下,立刻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省公安廳廳長李冠儀的電話:“李廳長,我是鳳凰市公安局副局長王亞倫,我們和鳳凰市市長秘書李天逸正帶著辱母案中關鍵人物吳德亮前往省城的路上,剛剛經歷了一場有人蓄意製造的卡車撞車謀殺事故,現在後麵還有幾輛悍馬車緊追不捨,看樣子是想要製造撞車事故幹掉我們,請求支援。”

電話那頭,李冠儀聲音中透露出幾分威嚴:“膽大包天!當真是膽大包天!王亞倫,你和李天逸穩住陣腳,想辦法和對方周旋一二,立刻透過手機傳送你們的位置給我,我立刻就近派人支援你們。”

王亞倫立刻把自己的實時位置共享給了李冠儀,李冠儀原本正在家裡休息,接到電話之後,立刻來到書房,撥通了省廳應急指揮辦公室的電話,立刻部署應急指揮辦的負責人立刻對王亞倫他們進行北鬥導航定位,與此同時,就近協調附近的警力進行地麵支援。

部署完之後,王亞倫立刻乘車趕往省公安廳,今天晚上,他要親自坐鎮指揮,確保吳德亮和李天逸他們這些人的安全,因為他非常清楚,鳳凰市公安係統的問題已經積存了好幾年了,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要解決的時候,而這次的關鍵人物吳德亮絕對不能出事。

周小強開著汽車一路疾馳,不時的調整的前進的方向,他所選擇的道路往往都不是最近的卻可以抵達省城的道路,這樣一來,就完全出乎了跟蹤人員的意料之外。

“獵人獵人,我是獵槍,獵物十分狡猾,一直在變幻道路,我們之前所有的部署全部用不上了。還有,我們剛剛接到訊息,省公安廳那邊已經知道了我們正在追殺吳德亮等人,廳長李冠儀親自部署警力要對他們展開支援,請求指示。”

一輛悍馬車上,一個人正對著耳麥大聲的請示。

“立刻放開車速,爭取在10分鐘之內不惜一切代價撞毀他們那輛車,幹掉吳德亮,10分鐘之後,不管成功失敗,立刻遠走高飛!”

“獵槍明白!”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此人立刻大聲命令道:“所有車輛聽令,立刻不惜一切代價,用最快的速度將吳德亮幹掉!10分鐘之後,不管結果如何,立刻遠走高飛!”

說完,三輛悍馬車立刻猶如瘋了一般,直接將油門一踩到底,直接追向李天逸他們這輛車。

周小強一邊開著車,一邊觀察著後麵車輛的情況,當他看到三輛悍馬車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疾馳而來的時候,立刻大罵道:“我草,這些人這是要拚命的節奏啊,王局,李秘書,你們全都做好了,我要加速了。”

說完,周小強直接把油門一踩到底,汽車嗡鳴著衝進了茫茫夜色之中。

好在周小強技術比較高超,所以,雖然好幾次差點撞到別的車輛,都被他有驚無險的閃避過去了,後麵車輛的車手明顯也是高手,一直緊追不放。

就在這個時候,周小強突然大罵一聲:“不好,前麵堵車了。”

李天逸、吳德亮等人向前一看,頓時全都臉色大變。

前麵的汽車已經排成了一條長龍,很多汽車全都打著雙閃,有司機十分不爽的按著喇叭。

“我靠!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周小強一邊咒罵著一邊把車一下子開到了路基下麵,然後開啟車門大聲喊道:“快,咱們下車步行,他們雖然膽子大,但應該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追擊我們。”

李天逸見勢不妙,立刻推開車門走了下來,與江建波、王亞倫、周小強一起把吳德亮圍在當中,周小強在前麵開路,江建波和另外一名警察殿後,李天逸和王亞倫一左一右帶著吳德亮向前沿著路邊道路向前狂奔。

這時,後麵的悍馬車也已經趕到了,看到這種情況,立刻從三輛車上下來十多個人緊追不捨。

看到這種情況,李天逸當機立斷,一邊向前走一邊大聲喊道:“各位司機朋友們,我們是鳳凰市公安局的警察,現在我們帶著犯罪嫌疑人正在趕往省會遼源市,現在後麵有一些殺手想要殺掉犯罪嫌疑人,請大家在方麵的情況下用汽車幫助我們阻擋他們一下,我代表鳳凰市警方和鳳凰市市政府感謝大家!”

此刻,已經是淩晨五點左右了,正常情況下沒有這麼多車輛的,不過明天省城有幾場重要的大型考試,這些車輛全都是送考生前往考場的,他們之所以趕在這個時間點送考生主要是考慮到早晨7點到8點半正是省城遼源市最擁堵的時候,趕在7點之前把考生送到學校是最穩妥的方案。所以很多家長們4點多就起床帶著孩子們前往了。

誰也沒有想到,前麵突然接連發生兩起追尾事件,所以全都堵在這裡了。

這裡,已經是遼源市的城郊了。整個城市此刻依然還在沉睡,所以,這裡也同樣比較安靜。再加上李天逸的大嗓門,很多人全都聽到了李天逸的呼喊聲。

尤其是很多人注意到,在汽車的燈光下,李天逸和另外一個人手中抓著一個戴著手銬的人向前狂奔,基本上相信了李天逸的話,畢竟,這手銬不是誰都可以擁有和使用的。

於是,有些膽子比較大的車輛在李天逸他們跑過去之後,立刻向旁邊側移一段距離,正好擋住後麵那些追擊人員的去路。

每出現一次這樣的事情,那些追擊人員距離李天逸他們的距離就遠上幾米。

社會上,永遠不缺少正能量的人。

不停的有被堵住的車輛司機想辦法側移堵住這些人的去路。

於是,這些人和李天逸的距離越拉越遠。

這就是人民群眾的力量!

這就是走群眾路線!

當李天逸他們來到最前麵的時候,正好一輛寫著省會公安的車輛鳴響著趕了過來。

這是趕過來處理事故的交警。

李天逸他們立刻衝了過去。

這時,聽到警笛聲,那些後麵的人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拔腿向後跑去。

看到那些人離去,李天逸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李天逸他們準備上車的那一剎那,李天逸眼角的餘光突然注意到,身後,有一個人站在那裡,雖然距離他們有七八十米的距離,但是他手中的手槍卻抬了起來,向著吳德亮的方向狠狠的扣動了扳機!

“吳德亮,危險!”這個時候,李天逸什麼都沒有多想,他的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吳德亮不能死!一邊說著,李天逸一邊一把把吳德亮撲倒在地,用身體撲在了他的身上。

砰砰砰!接連三聲槍響!

槍響過後,槍手沒有再敢多做停留,立刻轉身就跑。

聽到槍聲,車上的警察立刻下車檢視情況。

而這個時候,周小強回頭看時,發現李天逸的身上有血漬,趴在吳德亮的身上,一動不動!一個餐桌上喝著茶水等著自己了。李天逸快步走上前去,慢了含笑伸出手來說道:“王局長,對不起啊,我來得有些晚了。”王亞倫與李天逸使勁的握了握手,笑著搖搖頭說道:“你來得可不晚,還提前兩分鐘呢。”雙方寒暄著坐下,王亞倫要了幾個菜,然後笑著看向李天逸道:“天逸,晚上你打算喝點什麼酒?”“二鍋頭吧,好喝不貴。”李天逸說得十分自然。“好,那就來瓶二鍋頭。”“先生,我們這裡有三種二鍋頭,有綠星的,馬欄山的,三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