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13章 盜亦有道

    

辦公室的會議桌上便睡著了。李天逸看著這位幾乎48個小時不曾休息的老大哥竟然累成了這個樣子,心中充滿了感動。脫下自己的外套為吳誌宏蓋在身上,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走出門外,李天逸直接通知了下去:“所有專案組成員1個小時之後集合,準備採取行動,同時再次約談黃成虎。”1個小時之後。市交通局會議室內。所有調查組成員除吳誌宏外全部到齊。包括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市交通局副局長王誌成。交通局副局長黃成虎坐在列席位...“好,我們立刻準備。”李天逸語氣平靜中帶著幾分失望說道。

“好,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孫三狗滿臉得意的說道。

“李天逸,你看看,我說得沒錯吧,這些犯罪分子狡猾著呢,和他們打交道,你得多長幾個心眼才行啊!”趙天宇滿是憤慨的說道。

李天逸默不作聲。

這時,其他幾個市局的人也紛紛埋怨起李天逸來,認為他這次做得太不妥當了,放棄了好好的原本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拿下的大好機會。

此刻,汽修廠內,孫三狗聽到二哥的話之後,立刻勃然大怒:“二哥,你們怎麼能這樣做呢?我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們必須要說話算話,你們之前不是說好了要投降的嗎?為什麼要突然反悔呢?”

“老三,你傻了吧,我們是犯罪分子好不好,我們這次如果不趁機逃跑的話,一旦被警察抓住,我們可是要坐牢的。”孫二狗滿是不滿的說道。

孫三狗咬著牙瞪著孫二狗道:“二哥,你的胃不也是經常疼痛嗎?你不是經常疼的半夜醒來睡不著覺嗎?難道你不覺得那樣很痛苦嗎?還有大哥,你不是一直睡眠不好嗎?成天神經衰弱,長久這樣下去,對你們的身體損傷非常大,我發現這個李天逸是個人才啊,醫院方麵都無法解決的問題,到了他手裡竟然直接給我解決了。醫院方麵說還要把他治療我的驗方作為醫院方麵的應急處方呢。

我看啊,與其我們這樣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如直接向警方投降算了。經過這次生命危機,我突然想通了很多東西。以前我們雖然依靠著自己的武力去傷害別人獲取一些報酬,但那樣來的錢實在是太紮手了,弄得我們每個人都是一身的病,還不敢輕易去醫院治療,就怕被別人報復了。”

“老三,你沒病吧?”孫二狗摸摸孫三狗的腦袋說道。

孫三狗搖搖頭:“大哥二哥,我們投降吧,說實在的,就算我們這次真的逃出去了,麵對的將會是鳳凰市警方甚至全華夏警方大範圍的搜捕,你們認為,在如今這種資訊化的時代,我們真的可以躲過警方的追蹤嗎?父母一直盼望著我們哥三個能夠找個媳婦,傳宗接代,但是我們這種狀況,如何做到?大哥二哥,我們投降吧。”

孫三狗的話,讓孫大狗和孫二狗全都沉默了下來。

尤其是孫二狗,此刻,他的胃又疼了起來。

“投降吧。”孫大狗嘆息了一聲,站起身來。

孫二狗點點頭:“好,投降。”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手中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趙天宇立刻湊了過來,李天逸接通開啟擴音,便聽到孫二狗的聲音:“李天逸,我們剛纔是和你開了一個玩笑,我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們盜亦有道,我們之前說了你們隻要治好了三弟我們就投降,我們說道做到,不過呢,我們有一個條件?”

孫二狗說完,趙天宇幾乎被氣得差點吐血。

李天逸臉上也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什麼條件?”

“我和我大哥身上都有病,我們喜歡你能夠費心一些,幫我們治療一下身上的病,即便是坐牢,最好也是在我們身上的病治好了之後再讓我們去坐牢?可以嗎?”孫二狗說道。

李天逸看向趙天宇。這種事情涉及到法律層麵的事情,他不方便說話。

趙天宇略微沉吟了一下,點點頭:“可以。”

李天逸這才說道:“可以,沒問題,我們鳳凰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同意了。”

“好的,那我們投降。我們直接帶著所有人走出門外,你們派人過來接人吧,吳德亮除了受了一些外傷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事情,不過事先宣告,吳德亮的皮外傷和我們無關。你們派個醫生給包紮一下就可以了。”

過了一會兒,汽修廠大門開啟,吳德亮、馬本強三兄妹、孫家三兄弟一起走出門外,孫家三兄弟出來之後,立刻全部把手中的武器放在地上,但是他們依然抓著了吳德亮。

“李天逸,麻煩你派人過來接收吳德亮吧。”孫大狗說道。

這時,趙天宇淡淡的說道:“李天逸,這事情還是交給我們市公安局的人來做吧,你做就不合適了。”

李天逸的臉色一變。

他和王亞倫之所以今天趕到這裡,為的就是確保吳德亮的安全,如果真的被趙天宇給帶走了,他們有些擔心。

李天逸立刻說道:“不好意思啊趙局長,我們來之前接到劉市長指示,要求我們把吳德亮帶走進行異地審訊,不能放在市局進行審訊,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請你諒解。”

“胡鬧!吳德亮的案件發生在我們鳳凰市,憑什麼要進行異地審訊。我沒有接到劉市長的指示,劉市長想要人,讓他找我來要,跟你沒有關係。來人,上去帶人。”趙天宇大手一揮,立刻有人就要上前。

這時,孫大狗突然說道:“趙天宇,立刻讓你的人給我站住,否則我們立刻退回去。”

趙天宇眼珠子一瞪:“孫大狗,你這是什麼意思?”

孫大狗冷笑著說道:“趙天宇,別人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我們這些道上混的人有哪個不知道?誰不知道你趙天宇纔是鳳凰市最大的黑惡分子,知道為什麼我們不敢把吳德亮交到你手裡嗎?因為我敢肯定,吳德亮到了你手中肯定是死路一條,因為你和吳德亮背後的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交給你,恐怕我們兄弟也沒有活路。”

說道這裡,孫大狗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聽清楚了,今天我們隻把吳德亮交給你,如果因為此事我們在看守所或者其他地方出了意外,希望你能夠讓劉市長為我們討還一個公道,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們三兄弟之所以走上今天這條路,也是被趙天宇這龜孫子給逼得!他以前擔任縣公安局局長的時候,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你們鳳凰市要想打黑除惡,應該首先把他拿下!”

今天,孫大狗三兄弟也是豁出去了。

李天逸聽完之後,心中著實為孫大狗捏了一把汗。

“孫大狗,你胡說八道。”趙天宇氣得七竅生煙。

孫大狗道:“趙天宇,是非曲直,我相信歷史自有公論。”

就在這個時候,趙天宇的手機響了,趙天宇接通了電話,電話是市長劉曉寧打來的。

“趙天宇同誌啊,關於吳德亮的事情,我們市政府這邊已經召開市政府黨組會議討論過了,由於吳德亮事關重大,再加上市公安局內部存在一些隱患,所以,決定異地審訊,你們市局就不要插手了,這事情交給李天逸和王亞倫同誌來處理吧。你帶人先撤回來吧。”

“劉市長,這事情本來應該是我們市局辦的案子啊。”趙天宇依然還想要爭取一下。

“市政府黨組會已經決定了,怎麼,你要對抗市政府黨組會的決定不成?”劉曉寧臉色沉了下來。

“好,我立刻帶人撤退。”趙天宇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

李天逸立刻讓王亞倫帶人上前控製住吳德亮,把他帶上一輛汽車,至於其他人則讓市公安局的人給帶走了,包括孫家三兄弟。

被帶上警車之前,孫大狗大聲說道:“李天逸,不要忘了過來給我們看病啊。”

李天逸點點頭:“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說到做到的。”

李天逸的確說到做到,後來,李天逸幾乎隻要有空了就往看守所跑,花了差不多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治好了孫大狗的神經衰弱和孫二狗的胃病。孫家三兄弟雖然進了監獄卻對李天逸感恩戴德,並表示一定會認真改造重新做人。當然了,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把吳德亮帶上車之後,李天逸、王亞倫以及周小強、江建波一起上了車。周小強開車,汽車一路疾馳,駛入茫茫黑夜之中。

車上,周小強問道:“王局,咱們開車去哪裡?”

“省城。”王亞倫說道。

“我靠,不是吧,就我一個小小的案子,還用得著省裡來審?”吳德亮有些不滿的說道。

李天逸笑著說道:“吳德亮啊,你小子這次算是燒高香了,你的案子牽動著整個鳳凰市高層的神經啊,對於你的案子,白雲省公安廳都高度關注啊,省公安廳廳長親自坐鎮指揮協調,你了不起啊。”

說道這裡,李天逸話題一轉:“吳德亮,根據你的家人交代,你雖然是鳳凰市比較大的放高利貸的老闆,但實際上,你隻是相當於一個白手套、代言人的角色,你隻佔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股份,其他的股份都是一個幕後大老闆的,我想要知道,這個幕後大老闆到底是誰呢?”

吳德亮依靠在後座上,翹著二郎腿說道:“這個你們可別問我,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吳德亮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說啊,他擔心一旦自己說出來,自己小命不保啊。對於那位幕後大老闆的手段,他可是心有餘悸啊。

汽車在國道上行駛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之後,周小強突然說道:“李秘書,後麵有車跟蹤我們。”

李天逸向後一看,頓時臉色大變。重要支點,而葉子豪也是一個十分擅長交際之人,我聽說他和房管局副局長方鵬輝、工商局副局長尚富強等人有著不錯的私交,我估計隨著這次李天逸喝酒門事件的爆發,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倒向劉曉寧一麵,而葉子豪很有可能就是劉曉寧在我們鳳凰市官場上的代言人。所以,我建議,我們出手先拿下葉子豪的局長位置,給那些想要投靠劉曉寧的人敲一個警鐘。這樣一來,劉曉寧在鳳凰市沒有多少嫡係手下,就很難翻出咱們的手掌心了。”賈連慶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