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1章 深夜突襲

    

誰,但現實就是這麼讓人無奈,市委書記親自拍板讓他擔任專案組專職副組長,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李天逸沒有任何經驗,不過好在他有擔任學生會主席的經歷,所以,他坐在那裡尷尬了一會兒,猶豫了一下,便一抱拳說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嗎?我是官場菜鳥,今天是被趕鴨子上架,如果有哪裡做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指點。”李天逸這番開場白說完之後,會議室內一片沉寂,所有人全都有些詫異的望著李天逸。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竟...李天逸拿出下午做實驗的圖紙解釋道:“孫大拿,你看,這是我們下午做試驗得出來的資料,根據多次試驗結果可以測定,我們這條河的水流速度是公裡每小時!即便就算是我們測定的結果不夠精確,但是,水流速度最少也在1公裡以上。

而陳莊鎮的海鮮加工廠距離我們這裡最多也就是三四公裡的距離!

我們可以假設一下,如果當閆鎮長答應我要派人去進行取樣的時候,有人通知了海鮮加工廠那邊,讓他們立刻停止一切生產,不再產生攜帶病毒的汙染源!

那麼之前生產時產生的攜帶甲肝病毒的汙染源在三四個小時之後就會從我們村子裡流過,而這次取樣過程中,程詩琪和穆國富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他們先取樣的是上遊的水樣,然後去採下遊的水樣,而即便是他們去上遊取樣的時候,距離我打完電話也已經過去4個小時了,就算是海鮮加工廠那邊停工再晚,他們去的時候,汙染源應該也已經隨著水流向下流過去了。等到他們去下遊取樣的時候,也是同樣的問題。”

“那我們現在去取樣還有這個必要嗎?難道海鮮加工廠在這麼嚴峻的形勢下還敢生產不成?”孫大拿問道。

李天逸握緊拳頭說道:“你想想看,我們假設,病毒的來源就是海鮮加工廠,而前些天我們村裡甲肝病情那麼嚴重,海鮮加工廠也並沒有停止生產,甚至前天我們村還有一人感染甲肝,那麼據此我們可以推斷,這個海鮮加工廠的老闆膽子非常大,背景非常強大,而且這個應該非常賺錢,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停止生產的。而現在,檢測報告已經出來了,他肯定會認為萬事大吉了,那麼以對方的性格,很有可能會命令海鮮加工廠繼續生產。”

孫大拿連忙使勁的點點頭:“嗯,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這種可能。李書記,你說吧,我們該怎麼辦?我聽你的。”

李天逸點點頭:“好,這樣,你去找一個熟悉山路的人,我們連夜爬山離開過山村,到海鮮加工廠附近去取樣,同時,離開之前,我們在村裡的河水裡也採集一份樣品。”

“那我們採集之後的樣品怎麼處理?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去送檢啊。”

“沒事,我已經聯絡好了朋友,他到時候會在陳莊鎮接應我們的。”

孫大拿有些詫異的看了李天逸一眼,他沒有想到,這個孤身一人來到青龍鎮和過山村的年輕大學生村官竟然能夠找人來接應,看來,自己還真是有些小看了這傢夥。

孫大拿沒有廢話,立刻出去找人去了。

等他回來的時候,身後跟著王大牛。

山村的夜靜謐、安詳。隻不過此刻的過山村依然籠罩在濃濃恐慌的陰影中。

晚上11點,大多數農戶家裡的燈光都已經熄滅了,隻有偶爾響起的幾聲狗叫打破這難得的寧靜。

李天逸帶著孫大拿、王大牛兩人打著手電筒,深一腳淺一腳的先來到村裡的河邊,取了兩瓶水樣,然後在王大牛的帶領下,沿著村子後麵的山路徑直向著陳莊鎮的方向行去。

如果走水路或者村道,到陳莊鎮不過才3公裡的路程,頂多1個小時就到了,但是李天逸他們走的是山路,需要繞過重重封鎖,所以,他們走了3個多小時才趕到陳莊鎮附近。

在陳莊鎮入口處,李天逸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很快的,路邊一個黑漆漆的陰影裡,傳來一聲汽車車門砰的一下關上的聲音,緊接著,一個胖乎乎的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李天逸迎了上去,胖子快走幾步來到李天逸近前,一伸手把李天逸給抱住了:“老大,終於又見到你了。”

“我靠,劉壯,你是不是想死啊,你就不怕我傳染給你甲肝啊!”李天逸有些不滿的說道。

“老大,咱們不是早就說過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跟你一起死有啥了不起的。”胖子笑嘻嘻的說道。

孫大拿有些吃驚的看著這個胖子。這傢夥說他胖吧,也不算胖,應該算是壯實,身高有一米八左右,留著板寸頭,看起來竟然有些愣頭愣腦的。尤其是他一上來就擁抱李天逸那一下,讓孫大拿看了都有些擔心,這胖子是真不怕被傳染啊。

“好了好了,胖子,趕快給我鬆手,你丫的體重肯定又漲了,手勁這麼大。”李天逸推開了胖子劉壯,上下打量著。

劉壯嘿嘿一笑:“也沒長多少,現在才185斤!”

“別廢話了,趕快頭前帶路,直接去排汙口。”李天逸說道。

“好勒,老大放心,我之前已經偵查好了,你猜的沒錯,我來的時候,這家海鮮加工廠已經恢復正常生產了,汙水一直在流著。”說著,胖子在頭前帶路,李天逸三人後麵跟隨。

來到排汙口附近,胖子從身後拿出了揹著的一臺攝像機,開啟自帶燈光,示意李天逸他們去取水樣!

李天逸先是在海鮮加工廠排汙口上遊100米處取了2份水樣,做好標記後,又在排汙口處取了兩瓶水樣,然後在排汙口下遊100米處取了兩份水樣。隨即,幾個人又繞到海鮮加工廠的正門高一些的地方,躲藏在暗處用手機、攝像機拍攝了一下海鮮加工廠裡燈火通明、車輛進出的繁忙景象。

幾個人整整忙了2個小時這才離開!

離開之時,胖子劉壯眼神中充滿關切的說道:“老大,你身在疫區,一定要注意身體啊,雖然我知道你的身體素質不錯,還懂點中醫,但還是要注意,我還想要和你今後一起並肩作戰,共闖官場呢。”

李天逸笑罵道:“靠,你這說得什麼話,好像我這一去就回不來是的,趕快滾回去把水樣送檢,你的任務可不輕,這可關係到我們過山村上千名老百姓的生命安危。”

“老大,你放心吧,你第一次讓我幫你辦事,我一定給你辦的漂漂亮亮的。”說完,胖子沒有再囉嗦,上了汽車,揮了揮手,腳下油門狂踩,絕塵而去。

李天逸則帶著孫大拿等人連夜透過山路,踏上返程。

路上,孫大拿憋了半天,最終還是問了一句:“李書記,這個人是誰啊?怎麼看起來這麼有個性啊。”

李天逸笑道:“他啊,是我大學同學,睡在我下鋪的兄弟。”

第二天上午10點鐘,李天逸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一看,是胖子劉壯打來的電話連忙接通。

“老大,檢測結果出來了,其中除了排汙口上遊100米處的水樣沒有問題之外,其他三分樣品全都含有甲肝病毒!這幫人太孫子了!”電話裡,劉壯怒氣沖天的說道。

李天逸聞言,頓時怒氣沖天,咬著牙說道:“胖子,把檢測結果用手機拍照後微信發給我。我要去找鎮領導去交涉!他們這是草菅人命!這是不負責任!”

李天逸結束通話電話之後,開啟微信,很快就接收到了胖子發過來的幾張檢測報告照片。他立刻轉發給鎮長閆成峰。

隨後,他撥通了閆成峰的電話,語氣中帶著滔天的怒氣說道:“閆鎮長,我們鎮裡有人和海鮮加工廠通風報信,沆瀣一氣,坑害我們過山村的老百姓!”

閆成峰聞言當時就是一愣,他沒有明白李天逸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李天逸隨即把昨天晚上潛出過山村來到陳莊鎮把海鮮加工廠的事情向閆成峰彙報了一遍,然後讓閆成峰開啟微信檢視一下檢測報告。

閆成峰看完檢測報告的圖片之後,頓時氣得拍案而起,咬牙切齒的說道:“無恥!真是太無恥了!李天逸,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為過山村討還一個公道!你做好準備,隨時準備視訊通話,一會兒我可能會讓你以視訊通話的方式列席鎮黨委會!”

說完,閆成峰結束通話電話,氣沖沖的直接來到鎮委書記曾立祥的辦公室,連敲門都沒有敲,直接一腳踹開房門,滿臉怒火的闖了進去。

此刻,正有一名鎮裡的女工作人員坐在曾立祥的大腿上撒嬌,卻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直接踹開房門闖了進來,嚇得花容失色。

閆成峰直接爆喝一聲:“你給我滾蛋!”

那個女工作人員也是有家有室的人,見事情敗露,怎麼還有臉留下,捂著臉狼狽的離開了。

曾立祥也怒了,拍著桌子道:“閆成峰,你這是在幹什麼?進我的辦公室為什麼不敲房門?”

閆成峰冷哼一聲說道:“敲房門?敲房門我能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

聽閆成峰這麼一說,曾立祥的語氣立刻軟化下來,皺著眉頭說道:“閆成峰,到底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不要拐彎抹角了。”

閆成峰目光死死地盯著曾立祥問道:“關於程詩琪、穆國富他們要去河道中採取水樣的事情你跟海鮮加工廠那邊洩露訊息了?”

“沒有!絕對沒有!閆成峰,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憑什麼這麼說?你這是誣陷你懂不懂!”曾立祥已經察覺到事情恐怕起了變數,立刻否認。

閆成峰冷冷的看著曾立祥,嘆息一聲,搖搖頭說道:“曾立祥,你承認也好,否認也罷,程詩琪、穆國富兩人去河道採取水樣的訊息隻有你、我、李天逸、穆國富和程詩琪幾個人知道,程詩琪和穆國富不認識海鮮加工廠的人,我也不認識,李天逸更不可能透露,但是,他們取樣水源的檢測結果顯示的是沒有問題,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李天逸帶著人深夜在過山村以及海鮮加工廠附近以及排汙口採取水樣並送檢,檢測報告顯示,水源裡麵含有甲肝病菌!這,你怎麼解釋!”

說著,閆成峰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曾立祥。

曾立祥看完之後,臉色當時就變了!

他沒有想到,李天逸這個傢夥竟然膽大包天違背鎮裡的指示,私自突破封鎖去採集水樣!

這小子是不想幹了!

但是現在,檢測報告出來了。

自己該怎麼辦?

曾立祥也是見過世麵之人,他眼珠一轉,立刻計上心頭,冷笑著說道:“閆成峰,這個檢測結果誰知道李天逸是從哪裡弄來的?我憑什麼要相信他的檢測報告,別忘了,就算是他昨天晚上取樣的,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出來結果吧。我懷疑這個圖片是假的,甚至是PS的!”

閆成峰氣得渾身顫抖,他沒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曾立祥竟然還在狡辯!

今天上午9點,中午12點,下午3點,晚上7點各有一章更新,今天5章爆更!其中三章屬於為盟主粉絲洪荒軍團de秘書長和洪荒軍團de副團長加更哦!明天繼續加更!前通知的那些過來接受問詢的人一個都沒有到。你看這是怎麼回事?要不您費費心?”梁天華聞言,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點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我立刻通知他們過去。”說完,梁天華直接撥通了交通局副局長黃成虎的電話:“黃成虎,你現在在幹什麼?”“梁局長,我正在開會啊。”“開會?開什麼會?你立刻到市局小會議室去接受專案組問詢,20分鐘之內不趕到現場,我將會直接以涉嫌腐敗不接受調查為名調整你的職務。”隨後,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