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9章 螳螂捕蟬

    

係。”三天的時間內,李天逸、孫家山和王長水把村子裡挨家挨戶都轉遍了,苦口婆心的勸了一遍又一遍,但是真正能夠把他們的話聽得進去的人卻少之又少。在這三天內,村民的疫病發病率不僅沒有得到有效控製,反而呈現上升趨勢,不斷有人因為病情嚴重而被送往鎮醫院。整個過山村人心惶惶,有人甚至開始醞釀起再次逃離過山村的計劃。李天逸到達過山村的第四天上午,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是鎮裡打來的,連忙接通。“李天逸,...趙天宇看到裡麵沒有反應,再次喊了幾聲,語氣越來越嚴肅。

砰砰砰!

接連三聲槍響打破了夜空的寧靜。

槍聲就發生在汽修廠內。隨後歸於寂靜。

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開得槍?

此時此刻,汽修廠外麵,除了趙天宇這一波人之外,還有三波人馬躲藏在暗處。

這些人心中全都提心吊膽的。

龍哥這邊擔心的是吳德亮別被裡麵的人給弄死了,否則的話,他想要復仇的願望就落空了,最關鍵的是,他無法從吳德亮那裡撈到足夠的錢財度日了。要知道,像他們這種通緝犯的生活非常艱難。隻有錢,才能讓他們獲得滋潤一些。

而殺手三兄弟的老三此刻擔心著自己的兩個哥哥,裡麵的槍聲讓他聽得膽戰心驚,擔心哥哥們生命出現危險。

李天逸和王亞倫這邊則是擔心吳德亮死了。

目前,整個局勢陷入到了一種空前的緊張和對峙之中。黑暗中,誰也不知道彼此的情況。

高達的圍牆內,汽修廠工棚內。工作間的椅子上。

吳德亮雙手被綁在椅子靠背上,他的麵前站著一名20多歲的女孩,女孩滿臉的憤怒和驚恐,他的身邊還站著兩名彪形大漢。

“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看樣子警察已經把我們給包圍了。”

“不用怕,我們有吳德亮這個人質在手,沒有人敢衝進來的。”其中一名彪形大漢說道。

說完,那彪形大漢拿出旁邊的一把刀子輕輕的紮在吳德亮的大腿上,鮮血緩緩的流了出來。

“吳德亮,說說吧,你手機的支付密碼是多少?立刻給我們指定的賬戶上轉賬500萬,否則的話,我直接砍掉你這條大腿,就算你被警察給救出去,今後這條腿也用不了了。

“我……我忘了!我真的忘了!我太緊張了。”吳德亮大聲的說道。

“啊~~~”一聲痛苦的尖叫穿過夜空,傳到外麵,驚起一隻隻已經休憩的飛鳥。

大漢的刀子已經深入了一分,血流的更多了。

“吳德亮,不要再跟我們這裡瞎磨蹭了,我告訴你,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老實交代,我妹妹給你當小三當了將近一年了,你丫的給了她一套房子,竟然寫的還是你老婆的名字,幾天前你老婆竟然帶人把我妹妹給攆了出去,你丫的做人也太無恥了一些。我妹妹跟了你那麼長時間,竟然一分錢都沒有撈到,今天,我們要為妹妹討還公道,那500萬是我妹妹的青春損失費。”

“我……我的賬戶上沒有那麼多錢啊。”

“沒有?你先轉再說,有多少轉多少,給你最後30秒的時間,不轉的話,我再往下紮深一寸!”

“啊~~”30秒後,又是一聲慘叫!

“我轉!我轉!”看著鮮血直流,吳德亮再也忍不住了:“把手機給我,我給你們轉。”

彪形大漢把吳德亮的手機拿了過來,吳德亮拿過手機之後,一陣眼花繚亂的操作之後,拿過女孩的手機上立刻傳來了簡訊提醒,她立刻興奮的說道:“大哥,到賬了300萬。”

“我草,吳德亮,你不是說沒有嗎?”

“我賬上隻有這麼多了。”

“繼續轉。”

“真的沒有了。”

“啊!~~~我轉,我轉!”

貪婪的人在逼迫著,吝嗇的人在用性命堅持著。錢,是他們之間唯一溝通的目標。

與此同時,工棚外麵,兩個黑影悄然翻過沒有玻璃的窗戶,悄然的進入工棚,一點點的向著亮著燈光的工作間走去。

“老大,裡麵似乎有三個人。我們怎麼處理?”三殺手兄弟的老二問道。

“全部幹掉。”

“老大,外麵全都是警察,我們幹掉他們根本跑不掉的。”

“那怎麼辦?我們完成不了任務,恐怕也活不成。”

“我靠,乾脆把裡麵的那些人劫持成人質算了。讓警方派人過來跟我們對峙。”

“就這樣幹!”

於是,這哥兩商量了一下,直接摸到了工棚附近。

剛才趙天宇喊話的時候,那兩聲槍響是他們放的,為的就說混淆外麪人的視線,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因為警方一旦進來了,他們就跑不了。

工棚內。

吳德亮看著女孩說道:“馬薇薇,我平時對你可是不錯啊,你要LV包我給你買,你要進口化妝品我給你買,就算是你要汽車,我也給你買,你們怎麼能綁架我呢?還要傷害我,你不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嗎?”

“我當然知道,不過吳德亮,有一點你說錯了,並不是我們綁架你的,而是我們救了你,綁架你的人是你手小小弟的家屬,是我們把他們給打跑了救了你,所以,即便是見了警方,我們也有理由向警方解釋。

你剛才說你給我買LV包你丫的也好意思說啊,你買是高仿的好不好?你給我買的汽車寫的倒是我的名字,不過前段時間剛剛被你老婆給強行收回去了,我惹不起她啊。我現在算是看透了,什麼都不靠譜,隻有把錢攥在自己手裡才靠譜,我跟了你一年,你給我500萬,咱們扯平了。”

“馬薇薇,,我的銀行卡裡現在真的沒錢了?不行你看簡訊提醒。”

馬薇薇冷哼一聲:“得了吧,吳德亮,你平時不是經常跟我顯擺嗎?說你銀行裡平時都有上千萬的存款的,你現在跟我說卡裡沒錢了?你糊弄鬼呢?”

“我那平時不是在吹牛嗎?”

就在這個時候,馬薇薇的大哥突然說道:“老二,剛才和你交火的人有幾個?”

“好像有兩個,他們手中都有槍。不過其中一個好像被我擊中了,我估計他們應該已經滾蛋了?”

“希望他們已經走了吧,否則的話,恐怕我們威脅了,畢竟我們手中的隻是氣槍,對方手中拿著的好像是手槍。”

“兩人正說著話呢,房門突然被一腳踹開了,老大老二手中的槍分別指向手中拿著槍的老大和馬薇薇。

“都不許動,立刻雙手抱頭蹲下,否則的話,可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殺手老大冷冷的說道。

馬薇薇的大哥馬本強臉上陰晴不定的變化了一番,等他看到對方那黑洞洞的槍口,再看看指向自己妹妹馬薇薇的槍口的時候,咬了咬牙:“好,我們投降。”

“警察同誌,你們可來了,你們快救救我吧,我流了很多的血,他的錢也被他們給轉到他們的賬戶裡去了。”

吳德亮以為進來的這兩人是便衣警察,連忙大聲的呼救。

殺手老大一聽有錢,立刻用槍頂在馬本強的腦門上冷森森的說道:“錢在哪裡?”

馬本強連忙說道:“錢已經轉進我妹妹的銀行賬戶裡去了,不過她的銀行賬戶沒有開通網銀和電話銀行功能,隻能去銀行櫃檯轉賬,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們可以明天把錢轉給你們。不過二位大哥,這個吳德亮有錢啊,我們剛才一直逼著他給我們轉賬來的。不過這小子一直不肯。”

殺手老大一聽,頓時眼前一亮,直接槍口指向了吳德亮:“吳德亮,本來今天我們是打算幹掉你的,不過外麵已經被警察給圍起來了,算你命大,不過,如果你要是不給我們的銀行賬戶上轉賬的話,那麼你這條命留與不留對我們來說意義不大了,因為我們接下來要劫持人質想辦法逃跑,有你這個人質不多,少你這個人質不少。”

吳德亮嚇得臉色慘白。

他顫抖著聲音說道:“你們……你們不是警察?”

“草,你啥時候看過警察拿著自製的手槍?你丫的啥眼神?再說了,你啥時候看到過有紋身的警察?”殺手老二很囂張的很得意的擺了擺手胳膊,上麵有一隻細長細長的蛇。

吳德亮當時就傻住了。他當時太激動了,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二位,老大,我……我真的沒錢了。”吳德亮故技重施。

這時,馬本強怒了:“二位大哥,你們別聽他胡說八道,他剛才也是這樣對我們說的,我們用刀子紮了他大腿兩下,他就給我們轉賬了。你們也可以那樣做的。”

殺手老二很聰明,立刻照貓畫虎拿起刀子,直接一刀就要紮下。

吳德亮見狀連忙說道:“別紮別紮,我給你們轉賬。”

“草,你丫的屬驢的吧,牽著不走打著倒退!”殺手老二用匕首的刀身拍了拍吳德亮的臉蛋充滿嘲諷的說道。

吳德亮問清楚了殺手老二的銀行賬戶,慢騰騰的開始轉賬,第一次轉了5萬!

殺手老二瞪著吳德亮道:“草,你怎麼回事?為什麼就轉這麼點?”

吳德亮苦笑著說道:“二位老大啊,是這樣的,我的網銀設定了保護功能,轉賬金額超過300萬之後,每次最多隻能轉5萬!”

“那就一筆一筆的給我轉!”殺手老二怒視著吳德亮,吳德亮隻能老老實實的轉賬,他心中則在祈禱著,警察叔叔啊,你們怎麼還不進來救我啊。

這時,殺手老大拿出手機撥通了老三的電話:“老三,你立刻翻牆進來,我們已經控製了吳德亮。”

老三那邊手機剛剛接通,通完電話之後,就發現身邊已經圍了兩名警察,這兩人是王亞倫的手下,他們早就注意到這個傢夥了,李天逸便讓王亞倫派了兩名當過偵察兵的警察悄然的摸了過去,趁著對方接聽電話分心的時候一舉控製了對方。

“大哥,我被警察給控製了,你們小心。”老三趁著電話沒有結束通話,連忙做出了最後提醒。

電話那頭,殺手老大臉色鐵青。

而這個時候,趙天宇那邊的人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立刻有幾名荷槍實彈的警察衝了過來,槍口對準了三人。

殺手老三看到這種陣勢,有些傻眼了。秘書幫裡獲得所有常委領導們的一致認可,給我們秘書幫提了氣,長了威風,所以,哥幾個決定,今天晚上好好的為你慶祝一下,我請客,今天晚上,咱們醉仙樓不醉不歸。當然了,我知道,你小子是一個嚴守組織紀律的人,對於中央的八項規定嚴格遵守,所以呢,我今天晚上請客的地方雖然名字聽起來大氣磅礴,其實消費不高,而且酒呢,咱們也不講究,就喝二鍋頭,一瓶不超過20塊錢,我自己掏腰包。怎麼樣,你不會不給哥幾個麵子吧?”吳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