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8章 搶人大戰

    

估計李天逸所說的情況真的很有可能發生。現在,網民們最關注的是什麼?是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和氛圍!是王子犯法能否與庶民同罪!”劉曉寧自然清楚李天逸這個提議非常不合適,如果他不站出來,李天逸肯定會成為其他常委們攻擊的物件,所以,他立刻站出來為李天逸背書,這是出於保護李天逸的目的,同時,將李天逸的提議變成自己的提議,這樣,其他人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好,那就再加一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散會。”說完,賈連慶站...一輛輛警車從市公安局內開出,警燈閃爍,警笛如劍,劈開黑夜的寂靜,向著東郊進發。

10分鐘之後,李天逸接到了王亞倫打來的電話:“天逸,剛剛得到確切訊息,吳德亮現在應該在市區東郊李家莊到一家廢棄的汽修廠沿線,趙天宇已經派出大規模的隊伍前往搜查,我們該怎麼辦?”

李天逸閉上眼睛略微沉吟片刻,緩緩說道:“我估計,趙天宇派出大量警力出馬未必是真的去抓捕或者營救吳德亮去了,很有可能採取的是打草驚蛇之計,目的是想要逼著綁架者直接幹掉吳德亮,所以,我估計他們即便是知道吳德亮的確切位置,也未必會派大部隊靠近,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這樣吧,咱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爭取趕在趙天宇的大部隊之前進入他們的包圍圈之中,盡最大可能將吳德亮營救出來。”

王亞倫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差點忘了說了,吳德亮曾經的仇人龍哥帶著他的兩個手下秘密返回鳳凰市,應該是知道了吳德亮出事的訊息之後,想要搞點事,所以,我們不僅要注意趙天宇派出的大部隊,還得注意龍哥和他的兩個手下,他們全都是通緝犯,下手非常黑。天逸,要不這件事情你不要參加了,我直接帶人參加。”

李天逸搖搖頭:“不行,我是劉市長親自任命的負責人,這次事情我必須要參加,否則的話,一旦你和趙天宇直接碰麵,你無法向他交代,有我在的話,事情還好辦一點。”

“好,我在裕華路維明大街路口等你,你開車過來的時候順便接上我,咱們直接出發。”

5分鐘之後,兩輛警車疾馳而來,李天逸上車之後,汽車快速啟動,直奔東郊。

“王局,讓兩輛車直接上槐安路高架橋,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開車。”李天逸當機立斷。

李天逸他們這兩輛警車並沒有鳴笛,隻是閃爍起警燈來,一路風馳電掣駛向東開發區。

而另外一路,趙天宇派出的隊伍走的是裕華路。

雖然李天逸他們出發比趙天宇車隊遲了10分鐘左右,不過李天逸他們上的是高架橋,沒有紅綠燈,當李天逸他們的汽車駛進東三環的時候,趙天宇他們的警車距離李天逸他們的警車還有五六百米的距離。

趙天宇用手一指前麵閃爍警燈的警車說道:“前麵的是咱們的人?”

手下搖搖頭:“應該不是,我們全部都按照您的指示鳴響警笛,閃爍警燈,前麵的警車並沒有鳴響警笛,所以,我估計應該是附近派出所出警歸來的吧?”

“哦,那就不用管他們了,從現在開始,立刻封鎖每一個通往東郊的主要路口,嚴查過往車輛,搜尋吳德亮的蹤跡。其他人跟我繼續向裡推進。

李天逸讓警車在距離汽修廠還有500米的時候便停下了,然後派人把警車停進了路邊的一個小樹林內。隨後,車上五名警察和李天逸、王亞倫兩人步行前往前麵的廢棄汽修廠。

七個人向前麵推進了400多米之後,前麵負責探路的一名警察周小強突然停止腳步,後麵其他人立刻全都停住。

李天逸和王亞倫走進周小強。周小強低聲說道:“王局,前麵50米處的樹上有人。”

李天逸定睛一看,果然發現前麵的樹上隱隱有一個人影躲在上麵,對方似乎正向著前方汽修廠的院長瞭望著。

王亞倫解釋道:“小周是退伍的偵察兵出身,在部隊的時候就是優秀的偵察兵。”

李天逸這才明白,如此看來,王亞倫手下的這幾個嫡係人馬不簡單啊。

這時,周小強又低聲說道:“王局,你們看,在汽修廠門口拐彎處,那裡蹲著兩個人正在抽菸,我估計這三人應該就是龍哥、白虎、蠍子三人。看樣子,他們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王亞倫道:“為什麼他們不進去呢?”

李天逸道:“我估計應該是汽修廠裡的形勢比較嚴峻,他們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不敢貿然進去。”

說道此處,李天逸皺起眉頭:“汽修廠裡到底是什麼情況呢?為什麼能夠讓龍哥這樣的亡命之徒有所顧忌呢?”

“有道理。”王亞倫看到眼前的情況,也感覺到十分棘手。

現在他們最大的劣勢在於,他們根本不知道汽修廠內的實際情況,而附近又隻有那麼一刻大樹的製高點。

李天逸猶豫了一下,沉聲說道:“咱們再等等吧,目前的情況,我們不能草率行事,如果汽修廠內的情況比較複雜的話,我們貿然出擊,很有可能會出現意外,萬一要是吳德亮在意外中死了,那我們可就不好交代了。”

就在幾個人說話的時候,一陣汽車的轟鳴聲響起,李天逸他們立刻全部趴倒在地上,沉默的看著一輛悍馬車從他們前麵不遠處駛過。

悍馬車的馬達聲很明顯吸引了大樹上放哨之人的注意,立刻拿出手機進行了彙報,原本蹲在拐角處的兩個人立刻全都消失不見了。

李天逸他們默默的注視著悍馬車的動靜。

隻見悍馬車停下之後,車上走下來三名中等身材的男人,這三人一下車,便是一陣哢嚓哢嚓的聲音,這明顯是手槍拉開保險栓的聲音。

“對方有槍,要小心。”王亞倫低聲提醒李天逸。

李天逸點點頭,臉色顯得十分凝重。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今天晚上,一個吳德亮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前來。甚至還有人帶槍過來。

“他們是什麼人?”李天逸低聲問道:“是市公安局的嗎?”

王亞倫搖搖頭:“應該不是。市公安局出警的話不應該是開著悍馬車的,市局也沒有這樣的公車,我也沒有聽說市局裡誰家的私家車是悍馬,畢竟現在八項規定查得非常嚴,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觸犯八項規定。”

李天逸不由得苦笑道:“這吳德亮到底是什麼來路啊,怎麼得罪了這麼多人啊?難道對方也是想要致他於死地不成?”

王亞倫聳聳肩,此刻,他也有些蒙了。

那三個人下車之後,徑直走向汽修廠的大門,啪啪啪!啪啪啪!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李天逸等人全都驚呆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要直接闖進去。

過了一會兒,大鐵門裡傳來了一個十分警惕的聲音:“誰啊?”

“你誰啊?為什麼在我家廢棄的汽修廠裡待著?”拿槍的三人手中的槍口隔著鐵門指向了裡麪人說話的方向。

鐵門裡麵,說話的人沉默了一下,隨即腳步聲漸漸遠去。

“我草,趕快快門。”

沒有人回應。

“老大,咱們翻牆進去吧。”有人提議道。

“不行。萬一裡麵有埋伏怎麼辦?”

“那怎麼辦?如果我們得到的訊息沒有意外的話,很有可能吳德亮就在裡麵被這些人給控製住了。我們的任務隻有一個,那就是確保吳德亮死掉,不管是對方幹掉的還是我們幹掉的,隻要吳德亮死了,我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那就翻牆進去,咱們繞到後麵翻牆進去。”一個人說道。

“不能全國前,這樣,老三你留在前麵繼續敲門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和老二繞到後麵翻牆過去。”

三人分工之後,立刻有兩人向後麵繞去。而前麵的那個人繼續留在那裡又是敲門又是大喊大嚷。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裡麵傳來了砰砰砰的槍聲,然後,再也沒有任何資訊了。

整個汽修廠內外再次陷入到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此刻,前麵負責敲門的那個哥們傻眼了,他大聲喊道:“老大,老二,你們怎麼樣了?”

沒有人回答他。

老三猶豫了半晌,直接坐在門口外麵,他今天也豁出去了,不知道其他兩個兄弟的死活,絕對不離開。

這時,大樹上的那個人也已經從樹下滑了下來,悄然來到不遠處找到了另外兩個同夥。

“龍哥,剛才裡麵發生槍戰,雙方都有槍,咱們現在不能進去。”樹上放哨的人是白虎。

龍哥狠狠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草,如今這道上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是個癟三都有把槍啊。這還讓不讓人活了,想當年我們哥幾個混鳳凰市的時候,憑藉的都是手中的一把砍刀,現在這些混混太囂張了,早晚都得吃槍子,那些警察可不是吃素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

就在這個時候,警笛如劍,刺破蒼穹,一連串的警車在距離此處300米遠的地方停下,將整個汽修廠給包圍了。

趙天宇在幾名手下的簇擁下向著汽修廠方向走了過去。前麵還站著幾名手持盾牌的警察,保護著趙天宇的安全。

這時,有人拿著一個大喇叭交給了趙天宇。

趙天宇接過大喇叭立刻大聲喊道:“裡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警察包圍了,立刻放出人質,否則後果自負。”

裡麵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回應。的。他們今天隻是過來喝酒的。和李天逸、劉壯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還說他們是故意闖進來的。而李天逸和劉壯則是實話實說。但是,雙方現在誰也沒有證據,而那些女人則是說法不一,因此,整個事情直接選入了無序狀態。就在這個時候,市局副局長王亞倫走進了審訊室。此刻,審訊室內,吳俊豪正在錄口供,負責錄口供的小吳連忙站起身來說道:“王局,您來了。”“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王亞倫問道。“王局,太亂了,他們這些人各執一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