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7章 多頭並進

    

村裡到我們民政局,每一個人都要承擔嚴重的責任!我希望你作為過山村的村支書能夠切實負起責任來,否則一旦出了問題,責任你承擔不起啊。”李天逸聞言,隻能苦笑著點點頭:“我知道了。”隨後,陳東平又反反覆覆的跟李天逸強調了一下兩人的狡猾和難以對付,還傳授了他一些縣民政局的經驗這才結束通話了電話。李天逸不由得滿臉的苦笑。看來,他們過山村的這兩位上訪專業戶在縣裡也是大大有名啊。然而,讓李天逸沒有想到的還在後麵。...回去之後,王亞倫立刻召集自己在市局的幾名下屬,向他們部署了秘密任務。

此刻,鳳凰市風雨漸起。

鳳凰市公安局。

局長趙天宇喊來技偵處處長陳璐斌:“老陳,你立刻動用技偵處的力量,全程搜尋吳德亮,一定要儘快將吳德亮給我找出來,此人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

“好的,局長您放心,我們技偵處從現在開始24小時不間斷執行,一定會盡快把吳德亮給找出來。”

鳳凰市,某夜總會豪華包間內,一個超級大的大床上,一個男人一手摟著一個漂亮的女孩正在調戲著,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立刻丟下兩個女孩,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小白,吳德亮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老大,我們這邊已經發現了吳德亮的蹤跡,請問下一步該如何處理?”

“楊老六不是說他最近聯絡上了越南的幾名殺手嗎?讓楊老六把他們派過來吧,務必要趕在各方勢力之前將吳德亮幹掉,奶奶的,沒有想到這個吳德亮以前那麼聽話,為了自保,竟然想要將我給牽連進去,真是找死啊,另外,你再讓楊老六去找其他的那些白手套們談一談,告訴他們,說話做事小心一些,誰要是敢將我的資訊暴露出去,後果自負。”

“好嘞,我馬上聯絡楊老六出麵操作此事。”

鳳凰市的夜色表麵上看起來安靜祥和,霓虹閃爍。霓虹燈下,黑暗與光明並存,快樂與痛苦同在。

有些人在光明中紙醉金迷、醉生夢死、寶馬香車美人,有些人在黑暗中躑躅前行,苟延殘喘,流血流汗求生。

一個不起眼的燒烤攤上,坐著三個人,這三個人看起來十分普通,全都是休閒裝,大夏天的卻戴著帽子,跨欄背心下麵,後背上的張牙舞爪的紋身彰顯著這些人不普通的身份。

其中一個胳膊上聞著一頭白虎的男人看向脖子處有龍爪探出的男人說道:“龍哥,吳德亮已經犯事了,我估計這個時候,沒有人敢保護他了。現在正是我們報仇的最佳時機,不過兄弟們找了兩三天都沒有找到,您看我們下一步是要繼續到外地藏起來繼續眯著,還是冒險留在鳳凰市繼續尋找吳德亮,報當年這小子坑害我們的一箭之仇。”

龍哥是幾個人之中個字最高的,看起來也最為彪悍,身高在一米八六左右,眼神兇惡,胳膊上有一道刀疤,氣場十分強大,周邊從他身邊路過的人看到他都躲著走。

聽白虎男說完之後,龍哥眯縫著眼神說道:“繼續留在鳳凰市,這次是我們最好的機會了,現在鳳凰市正在展開打黑除惡行動,雖然現在還隻是雷聲大雨點小,但是你們千萬不要小看了鳳凰市市政府的決心,既然上層要展開這次行動,早晚都會動真格的,所以,現在我們才能藉著這次空檔期潛逃回來,想辦法把吳德亮這小子給綁架了,等把他所有的錢全都榨乾之後,直接送他去地獄,我們要讓知道,我龍哥不是那麼好惹的,當年坑得我傾家蕩產血本無歸,我現在要趁他病要他命。”

另外一個脖子上聞著一隻蠍子的男人陰陰一笑:“龍哥,據我所知吳德亮這小子有個女兒,長得挺漂亮的,我們要不要一起也綁了,兄弟們好好的放鬆放鬆。”

“放鬆你娘個屁,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你下本身的事,老三啊,你小子給我老實一點,不要再胡作非為了,現在我們都是通緝犯,一旦被抓,肯定要坐牢,我們這次的主要目標是綁架、求財、幹掉吳德亮,所有的行動必須要圍繞這個核心來展開,其他的一概不要去做。否則一旦一個人暴露了,其他人也跑不了。你給我老實一點。”

“龍哥,我就是那麼一說。”看到龍哥要發飆,蠍子男連忙服軟。

三人正在聊著天呢,龍哥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聽了電話。

“龍哥,你讓我們打聽的事情我們已經給您打聽出來了,那個吳德亮現在好像是被人綁到了鳳凰市東郊的一家廢棄的汽車維修廠裡麵,你們去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啊,現在雖然警方打黑除惡行動進展緩慢,但是表麵上還是在裝裝樣子的,很多地方都有警察執勤。龍哥,要不要我今天晚上帶人跟你們一起行動?”

“好,老五,你小子不錯,不枉龍哥我當年那麼照顧你,夠意思,一起行動就不必了,你小子現在混得還不錯就行了。就不要參與到我們這些事情裡了。”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龍哥說道:“走,咱們出發,去東郊。”

說完,三人站起身來,龍哥隨手丟下一張100元鈔票轉身就走。

燒烤攤老闆站在不遠處望著幾個人想說這錢不夠,猶豫了一下卻沒敢說,他看得出來,這幾個人不是善類。

等幾個人走遠之後,老闆這才收起那100元罵罵咧咧的說道:“我草,又遇到一撥吃白飯的,奶奶的,吃了近100串烤羊肉,喝了2捆啤酒,就給了100元,這單生意賠慘了。”

拿起錢來摸了一下,老闆氣得罵娘了:“我嘞個草,給100就給100吧,還他媽給的是價錢,太無恥了,這要是哥年輕的時候,直接掄刀砍人。”

“馬老闆,你得了吧,你就慶幸沒有出麵跟他們對陣吧。你知道剛才那三個人是誰嗎?”

“怎麼,大彪子了,你認識他們?”

“靠,哥好歹也是混社會的人,他們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中間那個紋著龍紋身的人綽號叫龍哥,五六年前是我們鳳凰市道上有名的刀手,專門負責帶人做一些打打殺殺的買賣,雖然他們從來不幹出人命來,但是打斷人腿、打成重傷的活可沒少接,旁邊那兩個人一個綽號白虎,一個綽號蠍子,都和他一樣是亡命之徒,幾年前他們接了一筆生意打斷了一箇中學生的右腿,卻不料這個中學生其實是一個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兒子,於是,他們原來的整個組織全都被市局連根拔起,幸好這個龍哥人脈廣泛,提前得到訊息逃跑了,沒有想到竟然在鳳凰市又看到他們了。他們可全都是通緝犯啊。你想要招惹他們?你不是找死嗎?

聽到大彪子這麼一說,這位燒烤攤老闆嚇得縮了縮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算了算了,今天算哥倒黴。大彪子,今天你這頓飯算哥請客。”

“得了,謝謝老闆。”

黑夜中,一輛計程車載著龍哥、白虎、蠍子三人徑直趕往東郊,計程車司機看位置越走越偏,心中有些害怕了,說道:“各位,前麵太黑了,我就送你們到這裡吧,車費我就不收了,你們看行嗎?”

龍哥看了看位置,點點頭:“可以,你走吧。不過小子嘴給我老實一點,知道不?”

計程車司機點點頭,連忙調頭一溜煙的跑了。

蠍子看著龍哥說道:“龍哥,這裡距離修理廠那邊至少還有三五公裡的距離,你怎麼放他跑了?”

“怎麼,你還真想要讓他帶我們直接到地方啊?我告訴你,這些計程車司機全都鬼著呢,如果發現我們不對勁,一旦報警,我們可就危險了,不如到這裡,即便是他報警了,警方想要抓捕我們也沒有那麼容易,這大黑天的根本不知道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龍哥英明!”白虎立刻拍了一個馬屁。

不得不說,這個龍哥混跡江湖這麼多年,還是很有經驗的。

那個計程車司機調頭後開出去不到一公裡,便把車停住了,然後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110報警電話:“喂,110嗎?我要報警,我發現三名通緝犯剛剛乘坐我的計程車,我把他們放在李家莊村附近便離開了。他們很有可能就是警方通緝的龍哥、白虎和蠍子。”

“好的,我們記下來了,如果你的訊息屬實,當時懸賞的5萬元就歸你了。”

“謝謝謝謝。”

這位計程車司機因為平時工作緣故,練就了看人的本事,尤其是對鳳凰市懸賞通緝的那些通緝犯,早就深深烙印在了腦海中,他已經舉報過一次通緝犯了,當時獲得了3萬元的懸賞金,從此,他在工作之餘便十分留意這些人。

今天,他看到龍哥他們幾個上車後又是興奮又是害怕,等到逃到安全地方之後,立刻報警。

報警資訊很快反饋到了趙天宇這邊。

趙天宇剛開始沒怎麼注意,這時,趙天宇的秘書突然說道:“趙局,如果計程車司機報案線索屬實的話,我估計這個龍哥很有可能是去找吳德亮的。”

“找吳德亮?”趙天宇立刻眼前一亮。

“沒錯,當年據說是吳德亮出錢讓龍哥他們去打斷當年市局副局長李正陽孩子的腿的,而這件事情也讓龍哥他們的組織一夜之間徹底完蛋,並且潛逃外地,多年不敢回來。我估計這次龍哥他們回來應該是尋仇的,所以,我們現在應該派人前往李家莊那邊,我估計很有可能他們知道了吳德亮的線索。”

趙天宇立刻開啟辦公室內的大電視,調出一張鳳凰市電子地圖,仔細分析了一下之後,趙天宇用手一指一家汽車修理廠說道:“我研究了一下,這附近唯一可以用來藏身的地方很有可能是這家廢棄的汽車修理廠,你立刻派人沿著李家莊向著汽修廠方向進行搜查。”委書記可是我們的老市長賈連慶同誌,您可是賈書記的心腹愛將,雖然韓淞任的級別提高了,但是身在外省,他對我們鳳凰市的局勢已經鞭長莫及了。”馬鴻昌冷冷的說道:“曾立祥,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簡單。雖然韓淞任已經走了,但是劉曉寧這個市紀委書記卻並沒有走,而且最近這兩年在他的帶領下,市紀委的反腐力度越來越大。賈書記對劉曉寧還是有些忌憚的。所以,我奉勸你一句,摘桃子可以,但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過,如果真的讓劉曉寧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