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2章 棒子的挑戰

    

到了一個辦公室內談了半個多小時。等兩人談完之後,吳誌宏直接趴在辦公室的會議桌上便睡著了。李天逸看著這位幾乎48個小時不曾休息的老大哥竟然累成了這個樣子,心中充滿了感動。脫下自己的外套為吳誌宏蓋在身上,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走出門外,李天逸直接通知了下去:“所有專案組成員1個小時之後集合,準備採取行動,同時再次約談黃成虎。”1個小時之後。市交通局會議室內。所有調查組成員除吳誌宏外全部到齊。包括市紀委副...“誓死捍衛我們白雲省中醫人的尊嚴!”

“誓死捍衛我們白雲省中醫人的尊嚴!”

現場內,李可可的話被眾人一遍遍的大聲的重複的呼喊著!

韓國人囂張跋扈的態度已經激起了所有中醫人的憤怒!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房門開啟,十多名身穿帶著韓國國旗標誌服裝的男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為首的一人看起來有五十歲左右,身高一米73左右,昂首挺胸滿臉高傲的走了進來,當他的目光看到了坐在主席臺上的李可可的時候,目光中露出一絲尊敬之色,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在其他醫生的身上的時候,嘴角上卻全都是不屑。

此人正是韓國首爾韓醫界的領軍人員樸太正。

樸太正算是一個典型的華夏通,漢語說得很好。

進門之後,他便直接看向穀國進說道:“穀教授,你們白雲省方麵參賽人員確定好了嗎?如果你們還沒有確定好的話,我們這邊可以去外麵再等你們一段時間。”

穀國進冷冷的說道:“已經確定好了,怎麼比賽,你們直接劃出道來吧。”

穀國進一邊說著,一邊招了招手,其他4名中醫專家和李天逸同時走了過來。韓國隊伍一方也走出了五個人。

樸太正看了看白雲省這邊的五名出戰人員,臉上立刻多了幾分嘲諷之色:“穀教授,真沒有想到,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華夏中醫界還是那麼傳統啊,你看看,你們這些人除了旁邊這個年輕人以外,有一個人低於40歲嗎?雖然我承認中醫年齡越大經驗越豐富,但是,你仔細看一看,你們華夏中醫歷史上,大凡有成就的中醫,哪一個不是在三十多歲就達到了人生事業的巔峰,恐怕在你們華夏中醫界,論資排輩現象還是比較嚴重的吧?

你在看看我們韓國韓醫這邊,年紀清一色的都在30歲出頭,他們這些人呢雖然年紀不如你們華夏方麵大,但是,他們卻都已經在各個研究領域取得了十分突出的成績。

知道為什麼你們中醫越來越衰落嗎?就是因為你們太喜歡論資排輩了,太不注重年輕人了。而唯一出現的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年輕了,恐怕大學還沒畢業呢吧?你們派他出來是想要讓他長長見識嗎?還是他是你們華夏某位領導的子女出來參加挑戰賽鍍鍍金的?”

樸太正的這張嘴是真夠損的。

這番話一出來,幾乎將現場所有人全都罵了進去,說話還不帶髒字。

穀國進被氣得臉色鐵青。不過他是一名專注於醫生方麵的教授,對於這種罵戰還真不擅長,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出什麼好的辦法來回擊。

而其他那些參賽人員以及沒有參賽人員見穀國進不說話,他們也不敢說話。

這時,李天逸站了出來。他冷冷的看了樸太正一眼說道:“據我所知,在韓國,論資排輩的現象好像非常普遍吧?尤其是韓國的娛樂圈,新近的美女實習生如果不被娛樂公司的老總們潛規則一遍的話,要想上位幾乎是不可能,所以每年都會有很多娛樂明星自殺。

以此推論,是不是在韓國中醫界也是這種情況呢?”

“年輕人,你的嘴太損了,你的推論實在是太荒謬了,你誰啊?我和穀教授說話這裡有你插嘴的份嗎?”樸太正有些不爽的說道。

李天逸哈哈大笑起來:“我是誰?我是李天逸,今天的參賽人員,樸太正,你剛才口口聲聲說什麼我們華夏人喜歡論資排輩,你們韓國方麵不會,但是你剛才怎麼說來著,你說你和穀教授說話我沒資格和你說話,難道你這樣做就不是論資排輩嗎?你看到我們穀教授說我不應該說話了嗎?你看到他責怪我了嗎?沒有吧?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你這個人口不對心,嘴裡口口聲聲說不論資排輩,但是你看這個時候,你們韓國參賽隊員那邊,有人敢站出來說話嗎?但是我就敢!”

李天逸說完,現場立刻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姑且不論李天逸的中醫水平到底怎麼樣,就憑剛才他說的這番話就引起了現場眾多中醫人的好感。

這年輕人口纔可以啊。這話說得太解氣了,三言兩語之間就找到韓國棒子言語之間的漏洞,直接狠狠的打臉!

解氣!

樸太正被李天逸氣得差點暈倒了。

這李天逸也太犀利了。

這時,旁邊一個副領隊有些看不過去了,立刻轉移話題說道:“年輕人,你剛才說得不對,在韓國,我們的身份是韓醫,而不是中醫,你剛才說的不對。”

李天逸冷笑著說道:“哦,原來你們又改名字了啊?我記得以前你們不是叫漢醫嗎?你們所謂的韓醫的核心內容不都是抄襲我們中醫的嗎?”

看到話題扭轉,樸太正緩了口氣,立刻反擊道:“年輕人,你記住,過去如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你看看你們,中醫在整個華夏醫療體係中還有多少存在感?你再看看我們韓國,韓醫還是非常流行的,老百姓非常認可的。好了,再說其他的話題對整個挑戰賽沒有任何意義,穀教授,我看看咱們還是直接開始比賽吧。”

樸太正意識到李天逸這個年輕人言辭犀利,因此不想和他進行辯論,直接把話題轉移到今天最根本的比賽上,這是他們策劃已久的事情,他們今天過來,就是要打臉白雲省中醫界的,然後回去之後,他們準備大肆宣傳韓醫打敗了整個華夏中醫界,如此一來,他們韓醫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名聲就更加響亮了。而且他們還打算把韓醫申請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將華夏的中醫徹底在地球上抹去。讓歷史上留存下來的隻有韓醫!

穀國進冷冷的看了樸太正一眼,又看向自己的老師李可可,李可可點點頭。

穀國進這才冷冷的說道:“好,那就正式開始比賽吧,樸太正,根據我們的約定,你們是客串比賽,如何比賽由你們來確定,我們全力迎戰。”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先說說今天的比賽方式。

首先呢,我認為,作為一名中醫也好韓醫也好,首先要做的就是將基礎理論學好。在我們韓國韓醫界,我們對中國的各種中醫理論還是比較喜歡研究的,所以,今天的比賽隻有一個內容,那就是比拚對你們中醫各種理論的熟悉程度,至於衡量標準呢,就看誰能夠背誦這些中醫典籍的內容越多,越準確就算勝利。

據我所知,你們中醫有幾大流派,每個流派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品,我們比賽的內容就是背誦這些流派的代表作品,至於人員嗎?我們各方可以隨意派人出戰,你看如何?”

樸太正說完,穀國進直接傻眼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樸太正竟然提出了這麼一個十分古怪的比賽方式。如果對方提前把這些典籍全都背誦下來了,早有準備了,那麼如此比賽對他們白雲省中醫界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為什麼韓國方麵派出來的都是30歲出頭的年輕人啊,因為這些人的記憶力、理解能力正是最好的時候。反觀白雲省這邊,很多都是40歲出頭的人,這些人的記憶力明顯不如那些三十多歲的人啊,更何況他們根本沒有準備啊。

但是,之前白雲省方麵大話已經說出去了,讓對方確定比賽方式,這次,可是作繭自縛了。

穀國進急得滿頭大汗,而那些參賽專家們也全都傻眼了,臉色蒼白無比。

要說對這些中醫典籍的理解,他們或許比較深入,但是,要讓他們全文背誦下來,那可就太難為人了。

樸太正也密切關注著白雲省這些人的臉上表情,看到穀國進滿頭大汗之後,他便知道,這一次,他們韓國人贏定了。這將會是韓醫再一次打臉中醫,名揚天下的大好時機。

想到這裡,他拿出了手機按下了一個鍵,很快的,會議室外麵傳來了一陣陣嘈雜的腳步聲。

隨後會議室的房門開啟,呼啦啦湧進來二三十名記者,這些記者要麼是操著烏拉烏拉的韓語、日語,要麼是金髮碧眼的歐美人,進來之後,各種攝像機、照相機立刻全都架了起來。對準了比賽現場。

樸太正笑嘻嘻的看著穀國進說道:“穀教授,為了讓我們中韓之間的這次較量公平工作公開,我特地邀請了十多個國家的媒體記者前來見證、報道此事,我相信你應該不會拒絕吧?當然了,如果你們華夏方麵害怕輸的話,我可以讓大家離開。”

挑釁!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華夏方麵可能拒絕樸太正的這個要求嗎?如果真的讓這些記者們離開了,那麼華夏中醫界還要不要臉了?

穀國進心中暗暗叫苦,這些韓國棒子也太陰險了。竟然玩了這麼一手。

韓國人那邊,幾名參賽隊員全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其實,穀國進還真猜對了,他們這些人在來之前,每個人都專門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背誦了華夏各個門派的經典醫學典籍,為的就是今天這場比賽的勝利。為的就是讓韓醫徹底打垮中醫的名聲!們專案行動的保密性和統一性,我希望今後我們大家不要隨意的把專案組的調查結果向外界公佈,必須要統一彙報。如果要是有哪位認為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現在可以退出專案組,否則一旦被發現私自向外界透露專案組的調查進展,我會立刻上報專案組的組長——市委書記韓淞任同誌,我相信,韓書記一定會給那位同誌一個畢生難忘的深刻印象。”李天逸說得輕描淡寫,但話裡話外卻多了幾分濃濃的殺氣。剩下這四個人哪一個年紀都比李天逸大,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