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0章 吳德亮被綁架

    

塊錢,這時,孫大拿的媳婦來了,把手中的銀行卡交給王長水說道:“王哥,這是我們家的銀行卡,裡麵有1萬多塊錢,密碼是686688,你先拿過去給李書記用去吧。這是我們家大拿吩咐的。”此刻,很多人還沒有散去,看到一向以會過日子而聞名的孫大拿的媳婦趙翠紅竟然直接把自己家銀行卡給拿了出來,全都用一種震驚的目光看著趙翠紅。趙翠紅把銀行卡交給王長水之後便直接轉身走了,她還得回去照顧才剛剛2歲的小兒子。“這錢還有8...他李天逸自己是什麼水平別人不清楚他自己清楚啊,他就是半吊子的自學成才的二把刀中醫,讓他去和韓國國內最頂尖的高手去比賽,這不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嗎?

“老先生啊,咱能不能不這麼坑啊,我……我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啊,更沒有任何中醫實踐,您讓我上,不是讓我給咱們白雲省丟人嗎?”

“你就說你上不上吧?”老爺子也很有性格。

李天逸聽出了,老爺子這是最後通牒啊,他咬著牙說道:“隻要你能讓我治好了我的兄弟,你敢讓我上,我就上。”

“好,沒問題,那你直接到省中醫院會議大廳吧,我在這裡等你,上午咱們見麵好好的聊聊,下午2點,挑戰賽正式開始。”

李天逸慘笑道:“好,我馬上過去。”

當李天逸和劉壯坐上計程車前往省中醫院的那一刻,李天逸突然感覺到,外麵整個世界的天空全都灰黑色的。他感覺到,自己正掉進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坑之中。

車上,李天逸心情正鬱悶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接通電話,李天逸帶著幾分情緒說道:“誰啊,找我什麼事?”

“天逸,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大的情緒啊。”電話那頭,傳來了市長劉曉寧十分溫和的聲音。

聽到是劉市長的聲音,李天逸語氣有些苦澀的說道:“市長,我被人給坑了。”

“啊,你那麼聰明,還有人能坑得了你,那這個人得多聰明啊。你說說看,我倒是對這個事情十分感興趣啊。”

李天逸便苦笑著把前些天發生的事情跟劉曉寧說了一遍,劉曉寧聽完之後,立刻笑了起來:“李天逸啊李天逸,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李可可先生我還真是有所耳聞,這位可是隱居在我們白雲省的中醫宗師級別的大家啊,據說他已經有將近20年沒有再收過徒弟了,他能夠破天荒的收你為徒,那是你的福緣啊,你為什麼要拒絕呢?”

“市長,我有一種預感,跟著這位老先生學徒,肯定會出很多事情的。”李天逸說道。

“李天逸啊,你還相信預感啊,我告訴你啊,你千萬不要錯過這次機會,過了這個村可沒有這個店了。”劉曉寧勸解道。

“哎,我就是想要錯過都不可能了,我已經上了賊船了。”李天逸嘆息一聲說道。

“上了就好,上了就好。天逸啊,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就在不久之前,吳德亮的家人去派出所報案,說是吳德亮被綁架了,這事情我感覺到很不簡單,回頭這件事情你親自跟進一下,如果需要公安局方麵的配合,可以聯絡王亞倫,讓他派人配合。”

李天逸聽到吳德亮被綁架了,頓時臉色大變。

他突然意識到,也許,隨著吳德亮被綁架,鄭祺目前被淩辱事件恐怕要有最新的進展了。

之前,由於各方力量的壓製和限製,最終這起引起軒然大波的辱母事件不得不點到為止,雖然市委製定了打黑除惡的戰略,但是,由於在市公安局這邊遭到了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的陽奉陰違,所以,整個事情推進相當緩慢。

而吳德亮這個在整個辱母案事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幕後老闆角色的人卻一直逍遙法外。

為什麼吳德亮家人會突然報案說他被綁架了呢?他一個幕後操控黑惡勢力、放高利貸的老闆按理說要人手有人手、要資本有資本、要人脈有人脈,他這樣一個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人,又有誰敢綁架他呢?

想到此處,李天逸說道:“市長,我明白了,您放心吧,吳德亮這個案件我會立刻跟進的,我認為,吳德亮這個案件很有可能是我們全麵將辱母案這個曾經讓我們鳳凰市司法係統和公安係統徹底蒙羞的事件徹底大白天下,還鄭祺母子一個公平,還整個天下一個公道,這也是我們徹底揪出我們鳳凰市公安係統內部害群之馬的一次關鍵機會。”

劉曉寧點點頭:“好,這件事情你多操些心,不過你必須要注意,我估計這次事件的幕後應該十分複雜,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李天逸點點頭:“市長,您放心吧,等我從省中醫院回來之後,立刻跟進此事。”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李天逸先給市公安局副局長王亞倫打了個電話:“王局,吳德亮被綁架的事情現在進展如何了?劉市長讓我負責跟進此事。”

王亞倫道:“天逸,吳德亮被綁架的這個事情內幕重重啊。之前我們市委不是製定政策要打擊各種放高利貸的以及涉黑人員嗎?當時我們警方已經針對吳德亮製定了十分嚴密的抓捕計劃,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當我們警方趕到吳德亮藏身之所的時候,他竟然提前10分鐘逃走了,也就是說,當我們製定出抓捕政策在前往抓捕的途中,有人給吳德亮通風報信了,有內鬼。

吳德亮逃跑了。

本來,事情應該到處結束了,但是,在辱母事件中,被鄭祺刺了一刀,自己開車去醫院的那個混混後來死了,而他的家屬對此事不依不饒,先是向鄭祺母子索取钜額賠償,雖然一審和二審法院全都判決鄭祺母子一方賠償钜額補償款,但是由於後來這事情鬧大,終審判決賠償隻有幾十萬,距離死者家屬所要求的金額差距很大。

死者家屬方麵對此十分不服氣,但由於是終審判決,結果已經無法改變,他們便找到混混的幕後主使者吳德亮,想讓他出錢彌補這種損失,但是吳德亮不願意出錢。

因此,死者家屬中有混社會的人出麵綁架了吳德亮。要求吳德亮家屬拿出幾百萬賠償款出來,吳德亮家屬已經答應要給錢了,但是,突然之間,他們和綁架人員徹底失去了聯絡,也就說,現在,吳德亮和綁架者已經徹底消失在了我們警方的視線之中。最終,吳德亮家屬過來報警了,綁架者的家屬也過來報警了,因為他們幾乎同時神秘的消失了。他們都懷疑是對方派人幹掉了自己這邊的人。”

李天逸聞言,臉上露出沉思之色。

他沒有想到,這個簡單的綁架案背後,還有這麼多的隱情。

略微沉思片刻之後,李天逸緩緩說道:“王局長,這個事件你們警方先繼續跟進吧,有什麼最新的訊息立刻通知我,咱們一起合計一下,看看怎麼樣才能真正和真相還公平給民眾。”

王亞倫點點頭:“好,目前隻能先如此了。”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李天逸頭大如鬥。

現在,麻煩事一件接著一件啊。這邊李可可老先生給自己設下的局還在逐漸往坑裡跳呢,吳德亮那邊又出事了,也不知道這幕後到底有多少黑手啊。

李天逸和劉壯兩人來到省中醫藥會議大廳的時候,整個會議大廳內正在舉行著一場場的競爭演講,30多位來自全省各地的在中醫領域的各個醫院的頂尖高手齊聚大廳,每個人都在講述著自己的光輝事蹟,展現著自己對中醫的理解。

在主席臺上,坐著5位評委,最中間坐著的是李可可老先生,他的左邊是穀國進,右邊是省中醫院的院長褚世明,右邊的則是省醫科大學的院長王伯當。另外兩個也是省裡中醫領域的權威人物。

臺下的人一個個到主席臺上進行演講競聘,然後主席臺上的五位評委一一進行打分。

李天逸他們來了之後,早就有工作人員等候在旁邊引領他們到早就確定好的座位上坐下,李天逸的前麵擺放著一個銘牌,上麵寫的就是李天逸的名字。

等到這30多位中醫頂尖人才紛紛演講完之後,打分結果也出來了,來自省中醫藥的兩名中醫專家、省中醫大學的一名教授,另外一個人則是來自白雲省下麵某個地市中醫院的專家。

不過當這30多人看到現場公佈的最終五個人的參賽名單的時候,現場立刻哄亂起來。

要知道,現場這些人幾乎每個人年紀都在35歲到45歲之間,因為這個年紀正是他們的水平、判斷比較黃金的時期。而雙方對於這次挑戰賽參賽人員的年齡也做了限製,那就是18到45歲之間。

因此,在公佈名單的時候,每個人的年齡全都公佈在上麵。

而引起現場哄亂的是一個他們十分陌生的名字:李天逸,男,24歲,某市公務員。

“穀先生,是我眼睛瞎了還是你們給整錯了,這個李天逸到底是從哪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為什麼他沒有參與這次競聘演講?而且他才24歲,根本不是我們中醫係統出身,他有什麼資格代表我們白雲省參加這次中韓醫學挑戰賽?”

“沒錯!穀先生,各位評委,我強烈質疑這個李天逸的身份,憑什麼他一個小小的公務員能夠參與到事關我們白雲省中醫界榮譽的巔峰挑戰賽中來,憑什麼我們需要參加競聘演講而他不用?我們懷疑此人是不是有通天的背景?什麼時候,我們中醫界也開始有這種腐敗行為了?各位評委啊,這可是關係到我們白雲省中醫界榮譽之戰啊,來不得半點馬虎啊,為了我們白雲省中醫界的榮譽,我懇請各位評委,把此人劃掉吧,他根本沒有資格成為我們白雲省中醫界的代表!”就是想要看看你如何應對。所以,你也不要掉以輕心,畢竟,他們五個人身後站著的是五個大佬,一旦你落入他們的圈套,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去收拾你。讓你永世不得翻身。”“劉市長,請您放心,自古至今,邪不勝正,我不怕他們。”李天逸說得底氣十足,自信滿滿。回到自己外麵的辦公室,李天逸的手機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開啟一看,是一條微信,是隔壁老王發來的:“李天逸,聽說吳俊豪等人第二次擺下了鴻門宴想要邀請你赴約?你還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