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0章 疑點重重

    

路設施鋪設問題。梁天華猶豫了一下,最終答應了下來。其實,梁天華知道,這絕對是一個比較棘手的事情。不過他之所以答應了下來,主要是考慮兩個方麵的原因。一是出於他對李天逸這個年輕人能力的信任,他相信,過山村有李天逸這麼一個一心為民的主,如果自己能夠幫忙搞定寬頻設施的鋪設問題,也許李天逸真的能夠在過山村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如果過山村真的能夠出了成績,那麼這個扶貧點也算是他們市交通局的政績亮點之一。這第...現在,曾立祥真是有點後悔把李天逸弄到過山村去當這個村支書了。

他沒有想到,這個李天逸表麵上看起來文質彬彬、白白淨淨的,但是骨子裡竟然是如此的倔強,如此的強勢,如此的膽大包天!他竟然敢帶著村民們一起鬧事!

但是後悔歸後悔,這事情還得解決,否則這事情一旦鬧大,不僅甲肝疫病這件事情捂不住了,更多的麻煩就會接踵而至,這種後果他承受不了。

想到此處,曾立祥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李天逸的電話。

李天逸一直站在原地,靜靜的等著這個電話。

電話打來響了五六聲之後,李天逸這才接通電話,淡淡的說道:“曾書記你好。”

“李天逸,我很不好!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帶著村民鬧事,信不信我立刻就撤了你!”曾立祥怒火沖天的吼道。

“曾書記,首先我要申明一點,我並沒有帶領村民鬧事,我隻是在爭取村民們應該享有的知情權和自由調查的權力。至於說你撤不撤職,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一點關係,即便是你撤了我的職,我也依然會繼續參與這次過山村甲肝疫病事件的後續調查,我不希望今後過山村村民一直生活在恐怖的陰影裡!曾書記,我不希望癌症村的事件在我們過山村重演!李書記,我們隻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難道我們有錯嗎?”李天逸說話的時候,語氣也有些激動了。

李天逸這番話說完,身後過山村的村民情緒明顯激動起來,有人大聲喊道:“李書記,我們支援你。我們過山村不想成為新型的癌症村!”

“支援李書記!我們要真相!”

“支援李書記!我們要真相!”

村民的聲音越來越響亮。

曾立祥聽著電話裡傳來群眾的呼聲,臉色立刻大變。他沒有想到,這個白麪書生竟然如此受到群眾的擁戴!

曾立祥大聲書都:“李天逸,我不是告訴你檢測結果了嗎?你還想怎麼樣?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相信了嗎?”

李天逸冷哼一聲說道:“曾書記,我雖然年紀沒有你大,但是你也不能把我當猴耍吧?我想要請問你一句,我們過山村送去的檢測水樣,檢測報告為什麼不交給我們,而是一定要交給縣裡呢?”

曾立祥頓時無語。他總不能說這是縣領導的要求吧。

曾立祥直接氣呼呼的結束通話了電話,然後起身來到鎮長閆成峰的辦公室內,直接坐在閆成峰的對麵怒氣衝衝的說道:“閆鎮長,管管你的鎮長助理吧,他現在都快要把天給捅破了。”

閆成峰一愣:“怎麼回事?”

鎮長便簡單的把李天逸帶著村民鬧事的事情說了一遍。

雖然曾立祥說得比較簡單,重點突出了李天逸帶人鬧事,但閆成峰還是聽出了話裡話外的意思,那就是李天逸鬧事的根源在於過山村送出去的水樣檢測報告沒有送給過山村,而是送去了縣裡。

閆成峰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冷冷的看向曾立祥說道:“曾書記,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一點訊息都不知道?檢測報告為什麼連給我看一眼都沒有就送去了縣裡?既然你不把我這個鎮長放在眼裡,現在出了事情,憑什麼找我過來滅火?”

這話說得比較硬。雖然曾立祥心中十分惱火,但是從大局出發,他還真不敢在這個時候和閆成峰鬧僵,隻能捏著鼻子說道:“這事情是我做得有些不妥,因為和縣領導溝通了一下,便沒有通知你就把檢測報告送去縣裡了,你多多海涵,閆鎮長,李天逸那邊還得你去溝通啊,畢竟他是你的鎮長助理。”

“檢測報告上寫得到底是什麼?”閆成峰冷冷的盯著曾立祥問道。

“水樣沒有任何問題。”曾立祥說道。

曾立祥冷冷盯著閆成峰看了幾秒鐘之後,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好,這個電話我打。”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李天逸帶著幾分尊敬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閆鎮長您好,我是李天逸。”

“小李啊,聽曾書記說你正帶著村民鬧事,這事情你有些魯莽了,你知不知道後果?”閆成峰語氣說得比較和緩。

“閆鎮長,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要說的是,由於沒有看到檢測報告,我們村民對河水的安全性依然存疑,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比較權威的檢測結果,所以,我要帶著村民去重新採集水樣送檢。”

閆成峰沉默了,他已經聽明白李天逸的意思了。很明顯,李天逸對曾立祥不信任。

略微沉吟片刻,閆成峰緩緩說道:“李天逸,這樣吧,你立刻帶著村民先回去,我這就讓程詩琪和穆國富兩人去採集水樣並負責送檢,全程負責,直到拿到檢測結果,然後把檢測結果直接送到你們過山村,你看這樣安排你滿意嗎?我保證,明天晚上天黑之前,把檢測報告送到你們過山村。”

李天逸沉默了。

他對曾立祥不滿,是因為他看得出來,曾立祥是一個權力慾和控製慾很強的人,而且此人做事屬於典型的欺下瞞上型,這樣的人他不敢去完全相信,但是閆鎮長卻不同,從他的做事風格中,他能夠感受到閆鎮長為人處世的真誠。最關鍵的是,自己鎮長助理的身份是閆鎮長給的。

所以,現在閆鎮長出麵,他不能拒絕,最關鍵的是,對於程詩琪,他比較信任,當初參與組織部組織的選調生培訓的時候他就看得出來,程詩琪是一個想要在官場上為老百姓實實在在做點事情的人,是一個有著理想和抱負的人。穆國富雖然為人有些勢利眼,但是,作為一名選調生,他同樣有著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他相信,如果閆鎮長讓這兩人去進行取樣並送檢,這樣的檢測結果他是可以信任的。

猶豫片刻,李天逸點點頭:“好,閆鎮長,我相信您,也相信程詩琪和穆國富。”

閆成峰點點頭:“好,小李啊,這些日子你辛苦了,身在疫區,要保重身體。”

“謝謝閆鎮長。”聽到最後這句話,李天逸的心理暖暖的,他到過山村工作十多天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要自己保重身體。

此刻,坐在閆成峰旁邊的曾立祥看到閆成峰三言兩語搞定李天逸,心中那叫一個氣啊,心說李天逸這小子還真他媽的邪門了,竟然不敢我一把手麵子,反而給閆成峰麵子。

不過對於結果,他還是滿意的。

不過離開閆成峰辦公室後,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關上房門之後,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縣委書記馬鴻昌的電話,然後把李天逸鬧事和閆成峰答應李天逸的事情跟馬鴻昌彙報了一遍。

馬鴻昌聽完之後語氣十分平靜:“嗯,閆成峰同誌還是很有辦法的嘛,老曾你做得也很到位,好了,這事情我知道了,對了,老曾啊,估計明年馬副縣長就要退休了,你要上下活動活動,到時候我會幫你爭取一下。”

曾立祥聞言立刻心中激動起來,他之所以如此盡心盡力的為馬鴻昌辦事,等的就是馬鴻昌的這句話,雖然現在還隻是一個空頭支票,但這在官場上已經是很難得的暗示了,這說明馬鴻昌對自己現在的做法還是比較滿意的。

李天逸這邊,接完閆成峰電話之後,跟眾人解釋了一下閆鎮長的意思,便招呼著大家回去了。孫大拿卻湊到李天逸身邊,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李書記,閆鎮長我們可以相信嗎?”

李天逸點點頭:“我認為值得相信。”

孫大拿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第二天傍晚十分,程詩琪親自把檢測報告帶了過來,交給了李天逸。

李天逸看到檢測結果的時候,當時就愣住了。

因為檢測結果十分明確,水樣中沒有發現甲肝病毒!

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李天逸問道:“程詩琪,你們是什麼時間出發去取樣的?”

“上午10點左右。”程詩琪有些不解的看了李天逸一眼,回答道。

“幾點採集到的樣品?”

“下午4點。”

“在哪裡採集的?”

“你們過山村前方1公裡的地方。”

“陳莊鎮海鮮加工廠附近取樣了嗎?”

“取樣了。”

“什麼時間取樣的?”

“下午2點左右。距離海鮮加工廠排汙口300米左右!”

李天逸點點頭:“程詩琪,謝謝你和穆國富了。”

程詩琪看著李天逸那帥氣的臉龐上佈滿血絲的雙眼,充滿關切的說道:“李天逸,你可要注意身體啊,不要太操勞了,要注意飲食衛生,不要被傳染了。”

李天逸點點頭:“謝謝。”

程詩琪走了,眼神中帶著一絲擔憂,還有一絲的無奈。她很喜歡李天逸的帥氣,執著和魄力,這一點,她在身邊人的身上很少發現。她曾經多次或明或暗的向李天逸展示的的心跡,但卻從來沒有一次得到回覆。這一次也不例外。要知道,這次自己可是冒著生命危險過來給他送檢測報告的。但是李天逸卻隻有很公式化的謝謝。沒有一句讓她暖心的話。

此刻,程詩琪對自己的魅力都有些懷疑了。是不是自己長得不夠漂亮?還是氣質不夠?

不應該啊,自己好歹也是係花級的美女啊!何以李天逸對自己沒有什麼感覺?還是李天逸已經有女朋友了?但也沒有聽說過啊?

程詩琪心中充滿了疑惑,但這卻更加堅定了她一定要拿下李天逸的決心!

真正的人才,做事情總是充滿了一往無前的執著!

李天逸返回村裡,立刻把孫大拿喊了過來,找了幾塊小木板然後來到河水旁,做起了試驗。做完試驗之後,李天逸立刻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晚上8點鐘,李天逸給孫大拿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帶了幾個礦泉水瓶來找自己。

孫大拿滿臉疑惑的來了:“李書記,這麼晚了你找我什麼事情?”

李天逸語氣有些凝重的說道:“孫大拿,敢不敢跟我連夜去陳莊鎮海鮮加工廠附近進行取樣!”

孫大拿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麼,說道:“李書記,你還在懷疑水源有問題?你不是拿到檢測報告了嗎?你不是說閆鎮長值得信任嗎?”

李天逸點點頭:“閆鎮長的確值得信任,程詩琪和穆國富也沒有問題。但是,這卻並不代表檢測結果就沒有問題?”

孫大拿滿臉不解:“為什麼?”

明天繼續爆更,加更多少,就看兄弟們的火力了!每增加一個盟主粉絲,夢夢會加更2章的!,誰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晚上,曾銀財帶著幾個如狼似虎的混子闖進了周美英的家裡,把周美英年邁的父母強行帶到外麵,就在周美英的家中,曾銀財把周美英給強行玷汙了。從那以後,周美英幾乎都以淚洗麵。俗話說得好,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這個事情很快就被同村的周美英男朋友給知道了,與此同時,曾銀財派人傳話給周美英的男友家,說周美英已經是他的人了,讓對方立刻遠離周美英家。在這種雙重壓力之下,周美英的男友毫不猶豫的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