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九夭墨絕 作品

第1章

    

達。更甚至,外公以軍功為他換取了爵位,否則憑藉顧昀的資質,不可能封進爵。可惜,孃親弱多病,在生下冇多久之後,就撒手人寰,自小傳了孃親的質,不太好,偏偏顧家第三代也隻有一人,因此,顧昀以要護為由,收養了顧青姐弟。外公屋及烏,對顧青姐弟也是真好,直至前不久,外公重癥在床,才讓小心顧青。可卻置若罔聞,直到親眼看到顧青對外公說了什麼,外公便氣的吐三升,再也冇有醒來......顧九夭閉上了眼睛,的肩膀都在抖...柴房,暗,顧九夭坐在地上,那一襲紅妖豔的有些耀眼,可臉上卻縱橫著無數的傷口,鮮淋漓。

啪!

這用儘力量的一掌狠狠扇在的臉上,伴隨著暴怒的聲音,從的頭頂傳來。

“顧九夭,到了現在你還不知錯?”

顧九夭的角掛著跡,用力的扯了扯,揚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緩緩的揚頭,諷刺的看向眼前的這些人。

站在顧九夭麵前的是歌中年男子,一青袍,麵容冷肅嚴厲。

他旁的姑娘眉眼如畫,纖長,秀,眉間一點硃砂痣,眼眸含淚,眉目間楚楚可憐,看向顧九夭的目,都帶著怯弱,將子藏在中年男子後。

中年男子看見姑娘怕到如此模樣,看向顧九夭的眼神更冷了。

那目,好似站在他麵前的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反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顧九夭笑著站了起來,紅翩然,張揚而妖豔,或許是不想讓這些人看了笑話,明明幾乎倒下,還是強撐著自己立在柴房中。

“顧青氣死外公的時候,你也在場,你明知道心思惡毒,卻還偏袒,甚至恩將仇報!還迫我替認罪!所以,我懷疑我和之間,到底誰是你的親生兒。”

當年,母親為顧家獨,放著外公為尋得未婚夫不要,是昏了頭的非要嫁給當初的趙昀。

外公拗不過孃親,終於答應了這門婚事,隻是他捨不得嫁,讓趙昀上門為贅婿,並且改為顧。

此後,顧昀一人得勢,犬昇天,連帶著趙家也飛黃騰達。

更甚至,外公以軍功為他換取了爵位,否則憑藉顧昀的資質,不可能封進爵。

可惜,孃親弱多病,在生下冇多久之後,就撒手人寰,自小傳了孃親的質,不太好,偏偏顧家第三代也隻有一人,因此,顧昀以要護為由,收養了顧青姐弟。

外公屋及烏,對顧青姐弟也是真好,直至前不久,外公重癥在床,才讓小心顧青。

可卻置若罔聞,直到親眼看到顧青對外公說了什麼,外公便氣的吐三升,再也冇有醒來......

顧九夭閉上了眼睛,的肩膀都在抖,蒼白的臉上溢滿了悲痛。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有了狼子野心?

而和外公,始終未曾發覺。

“恩將仇報?”顧昀冷笑一聲,“有恩才恩將仇報,若無恩算什麼?我能夠封爵,靠的是我自己的實力,和那老東西有何關係?他不用軍功換,以我的能力也是早晚的事,憑什麼就因為這件事,世人都說我是因他纔有瞭如今地位?”

“可笑,我顧昀從不需靠任何人!老東西若不死,我一生都逃不開贅婿之名!何況,老東西口口聲聲說視我為親子,那為何他的囑卻非要把財產留給你?顧家的財產隻能屬於青,你一個早晚要出嫁的子,憑什麼繼承顧家?”

“至於你說你冇錯,更是可笑!你早便敗名裂,千夫所指!既然世人都以為是你氣死了老東西,那你承認便是,憑什麼要把青拖出來?和你不一樣,承不了那些流言蜚語!”

每隨著顧昀說出一句話,顧九夭都覺有一把劍,狠狠刺的心臟,本已經疼的麻木的心,再次劇烈的抖了起來。

憤怒如洪水傾瀉而出,讓的眼裡都染上了蝕骨的恨。

比起恩將仇報更可怕的是,他認為全世界都欠了他的,從冇有人有恩與他。

“顧青隻是顧家養子,我外公的家產,憑什麼他繼承?”

“就憑......”顧昀冷笑連連,“青與青,都是我親生的!”

這一句,如晴天霹靂,將顧九夭所有的堅強都徹底打碎,終究還是冇能站穩,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一刻,無儘的恨,充斥在的腦海,這種憤怒的覺,讓整個人都差點開。

當年,在母親的靈堂,顧昀當眾發誓,此生絕不再娶,隻會有一個兒。

世人都言他赤誠深,更為無數待字閨中的子想嫁之人,外公也為他的誼,本不喜歡他的外公,此後將他視若親子。

如今算算日子,那時候的顧青,也應該出生了吧?

可笑!

他到底是欺騙了多人?

“姐姐,”顧青的臉上揚起淺的笑,“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外公說了什麼嗎?我告訴他我的世,誰知道他如此扛不住,一下子就氣死了。”

顧九夭死死的攥著拳頭,外公這些年對他們如此好,哪怕最後約發現了些什麼,怕是也冇有想到顧青的世。

所以,對於一個重病的老人,如何承的了?

是這些人,是他們害死了外公!

顧昀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顧九夭:“青和你不一樣,這些年了太多委屈,隻能用養份陪伴我,明明喜歡四皇子,隻因為你,無法靠近他,好在四皇子終於要娶了,您們顧家也到了報應,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另外,你失蹤的那一年,其實是我把你賣給了人牙子,就因為你一直霸占著四皇子,青如此喜歡他,你為姐姐卻不知禮讓,我隻能讓你敗名裂!你失蹤了整整一年,守宮砂都不見了,皇室怎允許有汙點的人存在?你們顧家欠了青太多,這是你必須償還的!”

顧九夭的腦子嗡嗡作響,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腦海深,隻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在迴盪。

殺了他!為外公報仇!

揚起眸,眼底帶著嗜紅的,,忽然起,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在顧青的尖聲中,猛地刺向了顧昀。

這一劍,帶著滔天的恨,像是要將他的黑心都掏出來。

可顧昀卻一掌落在了顧九夭的口,顧九夭在飛出去的一瞬,手掌一用力,就刺了顧昀的左之。

顧昀用力的拔出了口的匕首,瞬間向著顧九夭而去,匕首如同迅疾的風,一下下的落在了顧九夭的上。恨,充斥在的腦海,這種憤怒的覺,讓整個人都差點開。當年,在母親的靈堂,顧昀當眾發誓,此生絕不再娶,隻會有一個兒。世人都言他赤誠深,更為無數待字閨中的子想嫁之人,外公也為他的誼,本不喜歡他的外公,此後將他視若親子。如今算算日子,那時候的顧青,也應該出生了吧?可笑!他到底是欺騙了多人?“姐姐,”顧青的臉上揚起淺的笑,“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外公說了什麼嗎?我告訴他我的世,誰知道他如此扛不住,一下子就氣死了。...